佛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倾国祸侯门毒妃1

发布时间:2019-06-25 22:32:57 编辑:笔名

南生只做了一件事,凑在斯兰耳边低语几句。m.heihei168.com 手机阅读斯兰脸色由红转白,碍于贺兰擎在场,她压低声音恨恨道:“傅南生,你真不要脸!”局面瞬间逆转,斯兰负气离去。片刻寂静,南生很随意的问一句:“几天了?”有点没头没脑,贺兰擎却自然而然接话,“三天半。”南生轻哼:“记得挺清楚呀。钤”贺兰擎看看她,他自己这几日掐着时辰过。他转开话题,“你和斯兰说了什么?”斯兰并没那么容易失态。“实话实话。”南生靠在门边笑得无辜。——贺兰擎亲人粗鲁的很,他喜欢咬我,越喜欢下口咬地越狠。疼,可疼的舒服......她没说什么,真的只是实话实说。南生站直走来,这次没笑,素净的脸,“没话对我说?”“没。”一个字的拒绝,南生脚下不停,在他面前顿住,仰起头说,“你有。”她手臂环抱压在不住起伏的胸膛上。“要说什么你亲自说,用不着旁人代劳。”贺兰擎不语,咬着牙,两腮发紧。“找到比我好的?”南生语气很轻,贺兰擎目光涌动,眼底带血。“想和我断了?”贺兰擎双唇颤得几乎变形,内心真正的声音被撕拉纠缠发不出。“那为什么?”南生出奇平静,无关乎骄傲。“你走吧。”他闭上眼睛像憋的太久,无意识的说出口。感情真正结束,得要心甘情愿放手。贺兰擎惊诧自己对南生说了什么,猛然张开眼睛,面前空空。“阿生!”贺兰擎声音哽着变了调,脚下生风冲出去,差点撞上谢绮罗。不,应该是谢绮罗拦住他。贺兰擎像躁怒又不得法的野兽,乱了方寸,苦无解脱。“追到了能怎么样?姓秦的作孽太多!”谢绮罗保持一贯的淡漠,她恨到不想说出那个男人的名字,“你还没出生,他就离开了,抛弃亲生儿子不闻不问。原来和别的女人也生了孩子。狼崽子,天注定你这辈子就该独孤到老,你心里放不下的人,是你妹妹,真是报应!”山一般的身子微不可见的颤了下,比起初听到那刻的地动天摇,贺兰擎克制平静了很多。坚毅的面容有种说不出的坚持。谢绮罗笑了笑:“我知道难以接受,一时半会证明不了。你可以不相信,继续和她好下去,将来傅南生生个奇形怪状的丑东西出来——”下个瞬间,她脸色突变立在原地,美眸瞪大,指尖发颤指着他尖声道,“千刀万剐的小畜生,你敢弑母?!”一柄短刀险险掠过她面颊,深深定在后面廊柱中。风雨将来,乌云死死沉沉压住天际,灰黑阴暗。贺兰擎白森森锐利的牙齿磨得咯吱响,他微微眯起眼眸,不吭一声死盯谢绮罗,流淌身体中蛰伏的野性被激发。谢绮罗暗暗吸口冷气,她熟知狼的习性,贺兰擎从狼群中带回,被族中所有人欺负,他根本不反抗,被欺负的遍体鳞伤。直到一天,他突然袭击了欺负他厉害的带头人,那是原始的厮杀,锋利的牙,一口咬住那个人的脖子。狼不会一下子咬死猎物,猎物会在它的撕咬吞咽中慢慢的疼死。“苏赫!”谢绮罗冷声呵斥,“为了生你,我差点赔上性命!”“我是母狼养大的,是千刀万剐的小/畜/生,哪里来的母亲。”贺兰擎反问。母亲,母亲不是该保护孩子不受欺凌的那个人吗?母狼为保护狼崽子命都能不要,谢绮罗一挥鞭子抽打他,恨不得要了他的命。他默默忍受到如今,因为答应了义父贺兰将军。“擎儿,生而为人有所为有所为不为,孝敬父母则是为人之本。上一代的恩怨情仇不该由你来承担,你母亲过于执念仇恨,所以她不快乐。你答应义父,将来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恨她,一个人心中被恨占据,就体会不了幸福与快乐的滋味。”义父给予了贺兰擎缺少的父爱,南生则令他尝到幸福与快乐的滋味。哪怕他真是谢绮罗口口声声说的小/畜/生,他也是南生关心的野狼崽子。“我不会伤大妃分毫,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贺兰擎面无表情从她身边走过,“但是大妃你再咒南生一句,我发誓,一定会做让你后悔的事!”恨到,无所不用其极。贺兰擎的忤逆,谢绮罗气得全身发抖。即使她生下贺兰擎,那个男人还是坚持要离开,她被完全抛弃,骄傲自尊统统被踩入污泥,莫大的耻辱随着孩子一天一天长大,与日俱增。爱情是把双刃剑,伤人伤己,到谢绮罗这,直接是把匕首,割开皮肉、斩断血脉,鲜血淋漓的捅死了原本的自己。活生生令谢绮罗脱胎换骨的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贺兰擎是那个男人的骨血,那么小的孩子咬着牙死活不求饶,黑漆漆的眸子冷冷的看她,父与子的血脉惊人的相似。一样对她漠视,一样为了一个女人伤她。谢绮罗冷笑,优雅淡漠之下是不为人知的扭曲,她疯了般对贺兰擎劈头盖脸挥动鞭子。***南生练曲时琴弦断了,丝弦嘣弹眼角,顿时流血不止,眼底充血。眼睛及时上了药,纱布蒙住,时而隐隐作痛。她是满庭芳摇钱树,白姐特意嘱咐她好生休息。南生奉旨进宫,宋齐正特为下旨命太医院的院正亲自为南生开药方,务必不能留疤。南生自小爱美,尤其这张脸呵护细致。他倒没急着询问南生什么事,反而南生主动说起贺兰擎身边的人和事。说起她撞见贺兰擎与别的女人在一起,对她不理不睬时,宋齐正言道:“不能太着急,男人逢场作戏免不了。”南生有点泄气:“他是不是变了?对我好像不似从前。我有点担心......”女人陷入感情,总不自觉傻傻的,宋齐正看着南生又担心又无措的柔软神态,他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段时光。“该怎么办?”南生无助地望向宋齐正,满脸烦扰沮丧,轻声请求,“我想在宫中和唯念住几天。”宋齐正恩准。唯念个子长高不少,得知南生要留下陪他,乐的蹦几蹦,再瞧南生独自一人,不见贺兰擎,他黑亮眼睛不免流露失望,不过还是撒娇的搂着她脖子悄声乖巧的说,“娘亲,唯念好想你。”经过成莹一事,五皇子收敛很多,没谁再敢欺负唯念,他本性聪慧,念书习字用工,太学院的夫子都称赞有加。南生无意发现唯念正读兵法书,她摸摸泛黄卷起的书页边角,上面还有手抄注解,和不少随手涂鸦,虽然稚嫩又童趣十足,配上文字,内容立刻简学易懂。有些年头,墨迹渗入书页留下痕迹。“看懂吗?”“很多都懂,有几个不懂的,傅先生会教我。”“傅先生?”“嗯,这书就是他送我看的,还说有不懂的记下,等他进宫时可以问。”“他什么时候进宫?”“明天。”南生想,该见见面了。***傅淮侑变的比她想象中更沉稳,人沉淀静气,眉眼也越发带了爹爹的风采。他没惊讶南生的出现。南生说:“大哥,母亲近来可好?”傅淮侑颌首,“还不错。”“你呢?”“你觉得呢。”“大哥选的路,势必是好的。”傅淮侑笑笑,对跟在南生身边的‘小尾巴’唯念招招手,“给你带了书,拿去看。”南生小时不懂事,见傅淮侑看书总会去撕,傅淮侑凶过她好几次根本没用,后来索性在书上画画,边看边说给她听。南生听得入迷,也不去撕了。傅淮侑画了不少本,南生却不知道他竟然保存着。“你还留着。”“那是为你画的。”傅淮侑一般没正经样子,难得他说这一句直戳南生心窝,她无言以对。“不知怎么,见了唯念会想到你小时候。”傅淮侑抿抿唇,下面说起的人让他眉眼凝了寒霜,“贺兰擎有了新的女人,你还守着他不放?”“放不了。”“放不了?”傅淮侑拧眉,这会儿他才仔细瞧清楚南生。她变了,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南生骄纵任性但是心意坚定,也有主见。曾经她是温室花朵,笼中安逸的雀鸟,这些年她毅然投入风雨不改初心,现在她执着又脆弱,展开伤痕累累的翅膀随时为人遮蔽危难。能顶住几时?能撑住多久?“回家吧。”傅淮侑嗓子发紧,“我们各退一步,你回来,我不反对你与贺兰擎在一起。”南生愕然,然后舒怀一笑。“这辈子当你妹妹,真好。”傅淮侑朝她伸出手。只要握住南生,傅淮侑想,只要握住将她带回自己这里,其他的容后再谈。总办法解决的!傅淮侑思虑的瞬间,只差分毫,与南生交错。风扬,衣袂飘,南生决然独立,白瓷似的脸,带温暖的柔光,美得惊人,傅淮侑内心的不安紧揪,肝胆俱裂的痛。“南生,回来!”傅淮侑不死心想再一搏。她的感情那么直白:“贺兰擎太强悍,没人会保护他,所以我来守护他。”</p>------有话说:好久没连续两天更新了,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鞍山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九江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松原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上一篇:绣魂师1

下一篇:逆天修罗魔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