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天道轨痕 第二十六章 萌宠呆头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1:07 编辑:笔名

天道轨痕 第二十六章 萌宠呆头

楚凡被一种奇特的物种吞进了类似于胃的地方,四周胃酸滴淌不断,虽然暂时对楚凡构不成威胁,但是时间若是加长想来会让他吃不消。

“问题的关键到底在哪里呢?”楚凡在神奇物种的胃中,看着不断收拢而来的胃壁,心中快速的思考着问题的解答。

“它不可能是一个强大的物种!”楚凡很是坚定的想到:“从我今天到处搜刮树木所遇到的情况来看,附近不应该有超越神者的生物存在,因为这一大片的区域当中,我见过强大的肉食动物也只是相当于顺天阶位的修为,它不可能远超这片区域的平均修为,一个群体是有着很大的相似性的,作为这片区域的一员,它不该有这样变态的能力。”

“但是,为什么它能够承受下我如此威力的攻击呢?”楚凡不解,此时胃壁已经收拢得只容得下楚凡站立。

楚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浑浊的酸味让他很是不舒坦。

楚凡勉强的提起手又一次闷闷的打在了胃壁之上,结果还是没有丝毫的结果。

“岂有此理,就算是打在土地上也该有打出一个凹槽吧。”楚凡愤懑不已的想到。

“地!”楚凡心中闪过一个亮diǎn,他咧嘴一笑,道:“你要是现在放我出去,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甚至,你会作为一种奇特物种的代表被我收进神识之海养起来。”

没有丝毫的回应,只有越来越收拢的胃壁。

“那好吧,虽然还只是一个假设,但是我看多半就是你弱diǎn和真相的所在。”楚凡説完弯腰,全身神法运动,使自己倒立了起来。

“我猜对了吗?”楚凡已经拿出了废刀,他哼哼的一笑説道:“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一直攻打的就是大地,而不是你所谓的胃壁,你真真的胃壁,便是我以为的大地。对不对!”説完,楚凡感觉到了这奇特生传来物的一阵恐慌。

废刀横斩而上,没有丝毫的阻力,直直的劈开了那层真正的胃壁。

楚凡重新的站立在大地之上目光斜斜的看着鸟窝。

原来,从楚凡被长舌卷入地中开始,他就是倒立的,按照这奇特生物自定的空间规则,楚凡脑袋朝下,双脚站在奇特生物的胃壁之上,而被楚凡当中胃壁的却是三面厚实的大地。

那时的楚凡就像是贴在屋dǐng大壁虎一样。

所以,楚凡一直攻打的都只是大地,这也是如此伟力却只引起了一些晃动的缘由所在。

冲出了神奇生物的胃,楚凡使劲的呼吸了一把清新的空气,他望着破烂不堪的衣服,转身望着鸟窝,道:“下面,我们的账怎么来算?”

望着鸟窝,楚凡一脸得色,手中杀招却在酝酿。

“不对!”楚凡猛然回头,只见到身后一大片的土地快速的远遁而去。

“难道是两个物种不成?”楚凡一种一边咕噜的想着,手上却杀招顺势而出。

“轰!”一声巨响,楚凡一拳打在了地上,一时间大地晃动,一道巨大的影像被楚凡一拳给逼出了地面。

眼前,该是多么丑陋的一种生物,楚凡看着这团黄土色的肉块,心中想着自己先前就呆在这丑东西的胃中,不由得心里一阵别扭。

这是一条三丈来长,一丈来长的肉虫,它的浑身是起了褶皱的肥肉,微微的运动,那些肥肉都抖动不断。

“嗯~”长虫发出一阵悲鸣,像是在乞求楚凡的饶恕一般,它紧紧的将分不清楚的头埋着,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

楚凡心中有些不忍,自己在大森林当中,就应该遵守大森林的规则,既然自己成为了这怪东西的猎物,为了生存,那东西猎杀自己也是情理当中,但是楚凡却没有杀掉这怪东西的理由,难道就因为先前它为了生存的奋斗而杀掉他吗?

被楚凡打破的肚皮还在不断的流着土色的血液,长虫微微的呜呜的**,却动也不敢动的趴伏在地上,乞求着楚凡的宽恕。

“我对你的肉不感兴趣,你走吧。”楚凡转过身去,再一次将注意力放在了五彩蛋之上。

“等一等!”楚凡叫道。

正准备离开的长虫顿时呆愣在了原地,它不住的颤抖,唯恐楚凡突然变卦。

“它是你的一部分吗?”楚凡问道。

长虫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它晃了晃头,发出一阵咿咿呜呜的的叫嚷。

“我明白了。”楚凡摆了摆手,道:“你走吧。”

长虫一头扎进了泥土当中,快速的消失不见了。

“这怪东西是利用了这可五彩蛋作为自己的诱饵,而这颗五彩蛋却又不在它的控制当中。”楚凡心中想着,一步步的向着五彩蛋走去。

再一次的站在了鸟窝之上,望着拳头大小的五彩蛋,楚凡弯身想要将五彩蛋拿起。

却在这个时候,鸟窝再次有了动作,一道神光突然出现,向着楚凡的面门激射而去。

“原来是这样啊,”楚凡早有准备,他一手神法推了上去,身形微微外侧,躲过了神光的攻击,探手而出,一下子将五彩蛋抓在了手中。

“原来这窝便是你的守护。”楚凡拿着五彩蛋,脚上武法踏出,缩地成寸,短短时间便远离了鸟窝数里之远。

“进去吧!”楚凡打开神识之海,强大的神念笼罩而出,想要将五彩蛋收进去。

“咔嚓!”五彩蛋传来一声轻响。。。。。。

“呵!”楚凡一笑,急忙把脸给递了上去,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希望着蛋中的生物破壳而出的眼就看到自己。

结果,楚凡刚刚把脸一递过去,就是一道闪电冲出蛋壳。

“呀!”楚凡闪身不及,还被这突来的闪电给吓了一跳,这闪电不偏不倚,直直的打在了楚凡的牙齿之上,一种难受的麻痹感顿时传遍了全身。

“咿呀!”一声稚嫩的叫嚷传来,楚凡顿时就来了精神,他再一次的将脸给转了过去。

“吱!”又是一道闪电,闪电虽小,但是却威力不小。

闪电再一次击中了楚凡,楚凡身上毛发根根倒立,但是眼前的小家伙实在让他没有丝毫发脾气的冲动。

拳头大小的肉团,浑身是蓬松的绒毛,小东西看到了楚凡甚是高兴,它双脚一蹬,登时就跳上了楚凡的肩头,下一刻,小东西一双胖乎乎的便开始扯拉楚凡的头发,很是兴奋而又挑衅的哼哼。

楚凡还没有看清小东西的模样,但是粗略的一瞥,却有一种很是相识的感觉,他急忙偏头望向了肩头的小东西。

小东西浑身是乳白的绒毛,一双大大的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眼神当中兴奋直露露的。

看着楚凡偏头望着自己,小东西在楚凡的肩头跳了跳,而后更是用楚凡的头发荡起了秋千,下一刻,它已经扑到了楚凡的鼻子上,小小的爪子蹬了蹬楚凡的鼻梁,而后它双手抱住了楚凡的额头。

楚凡算是看清楚了,心中也是开心不已,孤单的一个人,如今能够看到过往的伙伴,楚凡也顿时兴奋起来。

“好啊!”楚凡一把将小东西从自己的脸上扯了下来,而后高高的扔向了天空,道:“你个呆头,差diǎn害死我!”

原来小东西正是楚凡四年前收留的呆头,和以往的呆头相比,现在的呆头没有了灰色的毛发,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乳白色,而且,比起原来,呆头的个头又小了不少。

呆头在楚凡的脸上亲昵的蹭了蹭,而后在楚凡的全身爬了一个遍。

“你这些年都干什么去了。”楚凡问道。

语言不通,呆头一会儿比划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儿甚至被楚凡的不理解气得扯楚凡的头发,,楚凡连猜带蒙终于知晓了呆头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四年来,或者説前面的三年,呆头一直都在祸害这十万大山当中的不少凶兽,从凶兽的家宅当中,偷来了很多仙草,大部分都被他当做了口粮,而剩下的就被它做成了窝。

按照呆头的比划,它之所以变成了蛋的原因它也不清楚,应该是突然想睡了。

再见呆头,楚凡决定要给呆头弄一顿丰盛diǎn的早饭。。。。。。。。

楚凡再遇呆头,心中乐腾不已,于是决定给好吃鬼呆头弄上一顿好吃的。

听到楚凡要给自己弄好吃的,呆头口水直流,它一阵比划,勉勉强强向楚凡传递了它要去找些材料的信息。

楚凡diǎn了diǎn头,道:“你注意diǎn,别太祸害了。”

呆头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而后很是欢腾的跑远了。

楚凡从神识之海当中取出锅碗瓢盆,摆弄着几块石头造成了一个简易的灶头,生完火,楚凡一个闪身跑进了密林当中。

当楚凡去而复返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提着几条鱼和兔子,另外的一只手上抓着一大把的野菜和蘑菇。

楚凡四下望了望,呆头还没有回来,他拿起手中的材料满心欢喜的鼓捣起来。就在楚凡刚刚把兔子和鱼全部烤了起来的时候,楚凡看见了一只长腿的巨蛋快速的向着自己跑来。

楚凡正在惊疑当中奇怪,只见这人头大小的巨蛋背后探出了呆头大大的脑袋,它冲着楚凡晃了晃头,兴奋的叫嚷着跑了过来。

楚凡看得很是无语,呆头的大小只有拳头大,但是它却抱着一个成人男子脑袋大小的巨蛋。

看这蛋表面流转出强烈的生命精气,楚凡便能够料想到呆头定然又是祸害了一个强大物种,他摇了摇头,接过呆头递过来的巨蛋,顺手弹了一下呆头的额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现在恐怕得改成人心不足呆头吃蛋!”

呆头很是不满的跳了跳,而后又是可怜兮兮的望着楚凡,对着巨蛋一阵比划。

原来,在呆头的印象当中,凡是楚凡烤出来的东西一定是的味道,所以,它想要让楚凡给它弄一个烤蛋出来。

这下顿时就难住了楚凡,他抠了抠头,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能够把蛋也弄来烤的方法和必要,他揉了揉呆头大大的脑袋,道:“要是烤蛋的话,我还真的没有尝试过,,但是,我敢打赌,若是我给你弄成蛋炒饭的话,你一定会觉得蛋炒饭比烤蛋好吃的,即便你还没有吃过烤蛋。”

呆头很是鄙夷的看着楚凡,鼻子一阵哼哼,冲着楚凡又是一阵比划。

这一次,楚凡看得明白,呆头很明显是在警告楚凡,不要把自己辛苦弄来的蛋给弄得不好吃了。

在呆头的比划过程当中,楚凡一直不明白呆头在描述一个东西的时候,描述了很久,似乎这也是它对这蛋相当看重的原因所在。

楚凡拿过蛋,一手推开呆头,道:“要吃我做的美味,你还这么嚣张,我决定,这蛋我没收了,今早的饭也对你忽略了。”

呆头又蹦又跳,可怜兮兮的扯着楚凡的头发,灵动的眼睛汪汪的看着楚凡,甚是讨人可爱。

“去,一边去照看烤兔子!”楚凡指了指烤兔肉,道:“当你留口水的时候,你就得把兔子翻到另外一面去,让兔子烤得均匀一diǎn。”楚凡説完,抱着蛋向着新建的灶台走去。。。。。

楚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换出了一个五尺大小的大锅。

“开始咯!”楚凡一声叫唤,眼见油已经滚烫,他挥动锅铲击打在了巨蛋上面。

“锵!”竟然溅起几diǎn火花,楚凡望着这一铲子一下竟然没有即破蛋壳,尴尬的冲着呆头一笑,呆头很是怀疑楚凡专业程度的挥了挥拳头,示意楚凡小心diǎn。

“开始咯!”楚凡再一声吆喝,加大了力度,手中锅铲再一次向着巨蛋击打而去。

这一次,火光多了几diǎn,但是巨蛋还是没有任何可能被击开的迹象。

呆头顿时就行动起来,它现在已经不是一般的怀疑楚凡的记述了,楚凡一把推开呆头,道:“它很坚硬,超出了我的预料,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办到!”説着楚凡啊呀一声长叫,手中锅铲挥动过去。

“锵!”又是相同的声音,不同的是,这次锅铲已经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呵呵!”楚凡干干的一笑,道:“这次,我只是做一次试探而已。”説话间,楚凡手中神法已经开始涌动,呆头看得心惊不已,急忙冲了过去,想要阻止楚凡接下来的动作。

但是,还是迟了,楚凡一拳打了过去,而楚凡也心满意足的听到了那蛋壳碎裂的声音。

“咿呀!”呆头满眼都是在空中散开的蛋清和蛋黄,它很是焦急的蹦跳着。

“放心!”楚凡手中锅铲快速的递了上去,不断的将离散在空中的蛋清和蛋黄收拢到了大锅当中,他冲着呆头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道:“我一diǎn也不会让它滴落在地的。”

説话间,呆头很是高兴的跑到了楚凡的脚下,甚是兴奋的指着楚凡的脚下。

“一diǎn,就这一diǎn嘛!”楚凡狡辩道:“老马也有老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更何况,我还不是一只老马。”

呆头斜着眼睛,嘟着嘴不满的哼了哼。

“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有一手不错的厨艺是必须的。”楚凡手法轻快,锅铲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楚凡另外一只手提着各种香料,时不时的抖动,阵阵浓香缓缓的流溢而出。

呆头眼睛直直的盯着大锅当中,口水已经拖到了地上,它抹了抹口水,向着大锅靠近,趁着楚凡一个不注意,它一下子蹦到了大锅的边缘之上。

楚凡一锅铲打了过去,直直的将呆头打飞几米远,他将煮好的饭全部都倒进了大锅当中。

“呀!”呆头一声怪叫,很是惊惶的跑了过来,它爬到大锅的边缘之上,很是不满楚凡将这些饭倒在了香美的炒蛋上面。

“去!”楚凡又是一锅铲打了过去,道:“弄好了你再过来。”

呆头很是气愤,但是却奈何不了楚凡,只得跑到一边继续照看烤兔和烤鱼。

时间不多,一股比先前还浓烈的香味飘了过来,呆头吞了吞口水,扭头望向了楚凡,而楚凡则是凶狠的冲着它挥了挥锅铲,恐吓呆头不要有想要接近大锅的想法。

“过来!”过了一会儿,楚凡端出一桶的蛋炒饭,走到了呆头的跟前,他翻转了一下烤鱼,道:“现在可以吃了!”

话刚説完,呆头一个跃身跳进了饭桶当中。。。。。。。

远处,有凶兽在咆哮,楚凡摇头笑了笑,道:“恐怕,这蛋炒饭会很让一些凶兽难过的。”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要多少费用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
贵阳权威癫痫病
韶关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河南知名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