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荒古战纪 百六十七章 之姿

发布时间:2019-12-05 06:28:29 编辑:笔名

荒古战纪 百六十七章 之姿

奕阑剑回到林惊宇的手上,霎时剑光冲霄,厉芒纵横,一股凛冽的杀气,如同怒海狂潮,滔滔席卷,这一刻,他仿若化身为一尊杀神,魔挡屠魔,神阻戮神。£∝,

面对七名金丹境修士,甚至为首的青年已是一只脚踏入元婴境,哪怕自己身负伤势,可在林惊宇的脸上,看不到害怕,连丝毫的担忧之心都没有,这是一种自信,这是一种态度,彰显的是一种之姿。

身为护教一脉弟子,在得知自己身份和担负的的那一刻,一种执念就被种下,卫护赋雨,守护同门,这两者是林惊宇的逆鳞,一旦有人触之,那就要面临他失去理智的怒火攻伐。

触逆鳞者,虽强,也必须付出代价,哪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让对方长记性,才能使之有所忌惮,护教一脉就是这样坚持,林暮天如此,林逸凡如此,林惊宇也不会例外。

“自废伤我师妹的手臂,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寥寥数语,简单直白,然而四周的气氛,却是陡然一紧,一股睥睨天下,谁与争锋的气息,在这片荒林中弥漫开来,让所有人都不敢忽视。

“哈哈.....,我不是听错了?”在起初的一怔之后,眼神阴鸷的青年张狂的笑了起来,道:“要我七人自废一臂?好大的口气,方圆十万里,数十门派,有谁敢对我神武宗弟子如此,哪怕你是驭兽宗宗主门下,遇到我们,也注定了会在荒林中丧命。”

“狂妄!无知!呈上你身上的灵丹,自废一臂,然后跪地求饶,我们也许可以考虑放你离开。”

“还和死人费什么话,杀了,什么东西都是我们的,包括那个活过来的小妞,”熊光咆哮,他被齐天毁容并击瞎一只眼,是嫉恨,想杀林惊宇泄愤。

虽然感受到眼前少年实力可怕,可这七个人并不顾忌,因为他们背后依靠的是神武宗,在这方圆十万里的地域,神武宗乃是至高存在,强势力,任何人想要动他们,神武宗这个庞然大物,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阻碍。

同样,也是他们横行霸道,肆意欺辱他人的资本。

不过,这只是他们七人的想法,对于林惊宇,完全不适用,就算他了解神武宗,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心中的坚持,更何况,他还不了解呢。

“自己不愿动手是吗?那我来!”

林惊宇黑发飞舞,目光如电,周身紫芒涌动,杀气凝结成剑影,跟随奕阑剑,席卷出能够摧灭荒野的锋锐。

“上,我们一起出手,宰了这不知天高地后的小子!”

“师兄小心!”

被护在身后的尘欣,存在有一丝病态的美眸中,汪汪的满眼担忧,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低吟说道。

“放心!”林惊宇听见且转身,看着尘欣,微微一笑,这个表情轻松自然,让人如沐春风,根本不向像即将面临一场大战。

“师妹安心疗伤,有我在,一切都会没事的,”这句话像是一个平凡的承诺,在少女的心中,掀起了巨大涟漪,她自此相信,只要有这个少年在,一切凶险,都将烟消云散。

危急的时刻,还将后背留给敌人,这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还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七人的攻击放在眼中,视对手为无物?

但是,此举却是真的彻底激怒了七人,他们的攻击更加凌厉,一定要诛杀眼前的少年。

雷光交织,一道道恐怖的雷纹,在熊光的掌心迸射,一时雷声不绝,毁灭的气息笼罩。

“死!”

阴鸷青年怒吼,他双掌赤红如烧铁,横推出两团火球,烈焰滔滔,炽热的气浪席卷。

“.......................”

攻势凌厉者,莫过于被称作少主的青年,他手握本属于尘欣的清霜剑,霸力横斩,在灵力灌注之下,一道恢弘剑华,肃杀而冷寂,具有非凡威能。

“铮!”

一声剑鸣,林惊宇回身的瞬间,奕阑剑如风狂扫,剑光弥天,向八方激射,有千山崩塌,乱石穿云之威。

“轰!”

群山轰鸣,各种神光在这里绽放,恐怖余威汹涌而出,交手的八人全部倒飞,林惊宇以一战七,并且不落下风。

他如同一个神灵,周身方圆一丈以内,飘起了剑雨,粒粒晶莹璀璨,割破了空气,向前逼近,步伐迈出,虚空皆颤,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四周古木、草丛,随着的他的脚步,有规律的律动。

“我再说一次,也是一次,自废伤我师妹的手臂,否则.....”林惊宇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他的眼神能够说明了一切,寒芒透射,杀气凛然。

“我们是神武宗弟子,得罪了我们,你将会死的很难看,”意识到对手难以战胜,阴鸷青年搬出背后的靠山,进行威慑。

“威胁对我无用!”林惊宇声音无比寒冷,握剑冷眉而立,他不想杀人,留下余地,给对方活命。

但,若是他们真的不知好歹,接下来的,将是林惊宇雷霆手段。

“这位兄台,难道你想挑起神武、驭兽两宗大战吗?”为首的青年改口,不敢再以小子称呼。

“两宗大战?那与我何干,归还你手中的剑,”清霜剑为赋雨阁护教一脉祖师之物,不能容外人染指。

七人面面相觑,看对方表情,不似有假,似乎从没有听说过驭兽宗。

见此,七人皆松一口气,之前对决,有所顾忌,害怕会影响宗门诛灭驭兽宗的大计,几人并没有一开始就全力出手,现在排除了是驭兽宗之人,便再无忌惮,因为方圆十万里的其余宗门,神武宗皆可轻而易举覆灭,这就是依靠。

“还剑?真是可笑,落入我手,就属于我的,”为首的青年瞬间转变脸色,眼中闪过凶戾。

“杀了这小子,他身上的灵丹,我们均分。”

七人群起而攻之,攻伐手段变的更加凌厉,没有在丝毫保留,其中六人将林惊宇围困在中心,个个仿佛化身为神灵,通体都被一种光辉笼罩,在他们围困的范围,地、水、风、火、金、雷六种力量交织,形成恐怖的杀伐之力,化作无数锋刃,齐斩林惊宇。

“杀!”

一阵强大的灵力波动,从头顶上方传来,但见七人中为首的青年头下脚上,手掌大张,掌心炽烈,如同有一团烈日在手,而后,一方缭绕着无边光芒的淡金色大印出现,迅速变大,像是一座神山,自印上,浩荡出凶猛的力量,镇压而下。

“哼!”

林惊宇冷哼一声,奕阑剑插在地上,顿时山林裂开间隙,在他脚下蔓延,对于其余六人的攻击,他并未放在心中,身形腾空,抡起拳头,直撼头顶的金印。

他的拳头,紫芒缭绕,宛如紫金,与金印碰撞在一起,金光爆发,如同一座火山喷涌,金色飓风呼啸,向四周席卷。

“给我破!”

林惊宇仰天大啸,像是战天的魔神,一头黑发狂舞,整条手臂一霎时涌动出可怕的力量,雄浑的拳力,自体内狂奔而出,不错,就是狂奔,体内的力量像是洪流,找到了出口,一泻千里,势不可挡。

“轰!”

金光四溅,绚丽了单调的天空,星点席卷,碎石飞崩,木屑横飞,不少古木被洞穿或者斩断、碾碎。

“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仿佛瓷器碎裂,巨大的金印瞬间布满裂纹,林惊宇拳头一顿,整个身形竟洞穿金印,来到上方,他紫金之拳与为首青年掌心相撞,轰退敌手,使之血飘长空。

“砰!”

那方金印彻底碎裂,林惊宇站在其上,身子如陀螺旋转,形成一道刚猛飓风,将碎开的巨大金块卷入,开始对六人围困发起冲突。

地、水、风、火、金和雷,这是天地的间的六种本源力量,交织在一起,隐然构成一张绝杀死,而且六人占据的方位,也相当奇妙,构成围杀**之势。

六道光柱耸天,比林中荒木还要高大,内部道道光束成刃,寒光冷冽,杀气澎湃,一旁的尘欣美目不转,盯着在围在中间的林惊宇,她手心溢出了冷汗,相当担心。

“轰!”

飓风中,突然金光大盛,无数金块如同九天落下的陨石,以极其凶猛的速度呼啸着向六人铺天盖地的砸下。

“噗!”

六人口吐鲜血,身形倒飞,林惊宇的一击,他们根本没有能力阻止,金块轰在他们的胸口之上,令其受伤。

林惊宇缓缓落下,沐浴在紫光中,他眼神无比犀利,而后向前走去,逼近七人。

“杀!”

七人再次围攻而上,六杆玄铁重矛杀气浩荡,形成巨浪,向前冲来,威势滔天。

林惊宇不躲避,双手如同大鹏鸟的厉爪,闪电探出,直接握住两杆铁矛,而后,右腿抬起,紧接着弯膝,将刺来的三杆玄铁矛固定

,左脚踏在熊光刺来的矛尖之上,身形腾空。

“咔擦!咔擦!”

被林惊宇握住的铁矛,应声而断,他迅疾无比,竖腿劈天,一道神芒,足有丈长,又一次与七人中为首的青年撞在一起,震退对方。

“唰!”

神虹如箭,林惊宇折断的矛尖被他抛出,快若流光,将其中的两人丹田洞穿,撞向巨木。

整个过程,描述的字数过多,实则瞬息之间,只是一个眨眼,一连窜的动作便已完成。

“你.....你居然敢杀我神武宗弟子?”丹田破碎的两人已经没了呼吸,阴鸷青年惶恐道。

在这片地域,有谁敢对神武宗弟子下杀手?就是老一辈长生境、乃至羽化境修士想要动他们,都要掂量其背后势力,而眼前这个只是金丹境的小子,竟敢杀神武宗弟子,这让他不敢相信。

“杀!你死定了”

独眼的熊光如野兽咆哮,猛扑而来,一直存在的优越感,让他不能接受别人敢杀死他们,其余之人也似乎丧失理智,冲杀而来。

在余下五人看来,真的不可接受,平日,死在他们手中的别派弟子,不在少数,无人胆敢反抗,今日这个小子居然敢反杀,不可思议,超出想象。

...

娄星区人民医院
苍南县中医院怎么样
新疆治疗性病费用
新疆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呼和浩特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