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近百万欠款拖累百余奶农

2018-10-31 14:37:02

近百万欠款拖累百余奶农

□金州区奶业协会:三十里堡地区养牛业陷入困境 □奶厂:2008年前还清欠款 养牛户的原奶卖出去后却收不回奶款,从去年8月至今,大连金州区三十里堡街道百余养牛户遭遇欠款纠纷一年多,近百万元欠款使他们陷入严重生产、生活危机。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把奶牛卖掉。对此,债务方“小牛倌”奶厂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资金筹措出现困难,但正在积极作还款计划,明年元旦前将支付1/3的欠款。 现状 奶款收不上来 几百平方米的牛圈只养了3头幼牛,牛棚里同样空空如也。昨日,金州区三十里堡街道养牛户老何的脸上尽显尴尬。 “我养了一辈子奶牛,高峰时有30多头,都是因为欠钱给闹的,养牛的后续资金跟不上,只能把那些正在产奶高峰期的奶牛杀了,卖了。”60多岁的老何是一名养了近20年奶牛的老养殖户,他说,从2004年春天开始,通过金州区奶业协会介绍,他开始给“小牛倌”奶厂送原奶,刚送的前两三个月,奶厂还能及时支付奶款,但后来就开始压款,截至2005年8月,累计有6万多元的奶款收不上来。他说,如果这笔钱收不回来,这相当于他3年的时间白忙活了。 老何说,一年多来,他找过奶业协会和奶厂数次,奶厂方面虽然一直说还钱,但却一直拖欠至今。 和老何同样遭遇欠奶款的养牛户在三十里堡地区并不止老何一家。据金州区奶业协会统计,在三十里堡地区,不下百家养牛户因欠债导致养牛规模急剧萎缩。金州区奶业协会的一位负责人说,目前三十里堡地区养牛业遇到空前的危机,协会下一步将帮助养牛户们讨回欠款。 影响 奶牛数量只剩千头 在调查中了解到,被拖欠奶款的养牛户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这笔钱对于广大养牛户来说无异于救命稻草。奶业协会介绍,三十里堡地区的奶牛养殖规模高峰期达三四千头,如今整个三十里堡地区的奶牛数量只剩千头左右,并且这个数量还呈现减少势头。 养殖户蔡某原来一共养了80多头奶牛,在三十里堡地区属于养殖规模较大的养牛户。被欠了8万多元的奶款后,奶牛的饲料问题无法解决,无奈之下,他从牛龄偏大一些的老牛开始陆续变卖,连正在产奶高峰期的奶牛也未能留下。 由于受欠债影响,奶牛的价格也逐渐降低,原来上万元引进的一头奶牛如今只能卖到三四千元,牛户们损失惨重。蔡某介绍,时下,粮食饲料价格上涨,而原奶的价格又不见起色,一头奶牛每年的纯利润也就在2000元左右,每头牛每天的费用近20元,奶款收不上来,牛户们根本垫付不起这笔庞大的费用。“虽然每卖一头奶牛就要赔进去几千元,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奶牛饿死吧?”蔡某无奈地摇头叹息。 奶牛协会负责人说,养奶牛是牛户们家庭主要的经济来源,甚至是很多家庭的经济来源,这笔欠款如果短时间内不能迅速到位,三十里堡地区传统的奶牛产业发展将受到空前危机,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奶牛产业在这里不复存在,老百姓的生计只能另谋出路。 协会 他们跟着受牵连 牛奶款收不上来,金州区奶业协会也跟着一起受牵连。奶业协会负责人介绍,协会下面一共有3家奶站,当初是奶业协会出面与奶厂方面进行商谈并达成供奶意向,奶农们把牛奶送到奶站后,奶站经过降温处理再统一将牛奶送到厂家。如今,奶厂不给结算奶款,许多养牛户纷纷找到协会,协会同样也很被动。 “老百姓信得过协会,才把牛奶送给我们,如今我们却让奶农们失望甚至误会。”奶业协会负责人说,目前有不少奶农以为协会已经把奶款收上来了,协会为此也很尴尬。 奶厂 欠款是遗留问题 奶厂作为本地赫赫有名的品牌企业,果真会拖欠奶农们的奶款吗?近日与奶厂方面取得联系。一位姓刘的负责人表示,这笔欠款是个历史问题。他说,奶厂是去年年底才被新疆金牛集团并购的,而这笔欠款是并购之前欠下的。但新公司承认这笔欠款,并正在作还款计划。他说,目前由于筹措资金出现困难,导致还款受到牵连,还款计划做到2008年。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将于明年元旦前给付奶牛户们1/3的欠款,2008年之前还清该笔款项。 孙胜慧 文/图

岩棉复合板
吸料机
12Cr13不锈钢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