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永恒不朽 三二章 夜

发布时间:2019-12-05 06:00:13 编辑:笔名

永恒不朽 三二章 夜

“茶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到了后半夜,人们大都已经休息了。修行之人毕竟也是人,所以他们也需要休息,只不过休息的方式有所不同,他们大都通过打坐修炼以此进行休息,而现在还在外面游走的人恐怕都是经常夜里行动之人。

街道,很暗。

夜色,更深。

正于这时,有着三辆马车缓缓驶出了“云聚阁”的后门。这三辆马车分从三个方向,一个往北,一个往西,还有一个往东。

三辆马车几乎是一个样,四平八稳地前进。前面挂着的灯笼随着马车在轻轻地摇晃着,赶车的人面无表情,应该是个老手。

马车平稳地前行,在分开拐入三条街道的一刻像是下了命令,夜色骤然晃动了几下,那挂在车上灯笼中的灯火也跟着晃动。

赶车之人依然面无表情,就这般驾着马车。他什么也不知道,估摸着他还以为是天气还未变暖,只是夜里吹来了一阵凉风。

“咻!”

破风声忽地响起,直奔那辆驶向东面街道的马车。待声音落下之时,只见那赶车的车夫心口多了一支羽箭,直接穿心而过。这车夫仍旧保持着驾车的情形,恐怕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上!”

几道黑影随着这道喝令迅速从墙头跃下,手持着武器直奔马车而去,只听“铛铛”声响,三两下就是破开了车盖,可是这车中竟然没有一道人影!

“中计了!”

黑衣人互相看着对方,眼神之中倒映着几分恐惧。不过这几人似乎没少干过这夜袭之事,见事情陡变,立刻diǎn了diǎn头,分散开来向四面八方跑去。

“晚了!”

一道喝声直接在这几人耳边炸开,声音未落,就见一道身影浮在半空,像是踩在平地上。毫无疑问,这浮在半空之人多半是可以御空飞行的武王!

这突然间出现的武王面露讥诮,摇头冷哼了声,跟着一股庞大的气势瞬间离体,直接罩住那几名正在逃窜的黑衣人。

“武王!”

那几名黑衣人突然就不能动了,眼神彻底化为了恐惧,他们一瞬间就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人,想要逃跑已经不可能!

“説,究竟是何人派你们来的!”

这武王冷冷地看着下方几人,同时释放出的气势慢慢加大,压得几名黑衣人身体发出“嘎嘎”声响,更是跪在地上。

武王,武者,身具之势。无需动手,只是释放出气势,便能压垮低境界的武者,哪怕是武君见到武王,也唯有臣服的下场。虽説武君已有君之气势,但比不上武王,更做不到可以通过气势束缚人的这种强大手段。

“哈……哈……想要知道我们的身份,简直是做梦!”

一名黑衣人面色扭曲到了一块儿,而这武王听着这话立时变色,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这几名黑衣人这时已经瘫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自断心脉,原来是几名死士!”

这武王神色十分难看,他可以通过气势束缚这些人,但是他做不到禁止别人自杀。或许他换一种方法,説不定能够问出几人的身份。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人都已经死了,再去想其它又有什么意义?

他冷哼了声,随即拂袖而去,也没去搜这几人的身。既然是死士,他们的身上必然不会藏有能看出他们身份之物。

这是通往东面街道所发生的情况,而在北面与西面的街道也都发生了类似的情况。马车被毁,四下明显有打斗的痕迹,地上倒着一些黑衣人,嘴角都留有血迹,身体尚有余温,想来是刚刚死去不久。

与此同时,一道肥壮的人影从“云聚阁”的正门大摇大摆地走出,而这人正是今夜得到“龙虎丹”的曹洋。

“哼,竟然敢打本少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曹洋冷笑了声,想着先前秦阳説的话,他越来越佩服这位荒亲王的侄子了。他虽然得到了“龙虎丹”,但是从未想过会有人打他的主意。毕竟他可是八大武皇世家的嫡系传人,这大荒郡有几家敢打他的主意?

可是,秦阳的话他又不得不信。在这夜里,谁也看不见谁,就算人家出手了,他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若是他真的被人给宰了,哪怕他曹家势力庞大,但是也推测不出这完全无厘头的事情啊!

“如果能查出那些人的身份,找到他们的背后势力,必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曹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他是曹家的嫡系子孙,夜袭他可不是一件xiǎo事情。那些敢夜袭他的人,背后定然牵扯着某些势力,只要查出他们背后的实力,他曹家再找上门去,怎么説也得有一笔补偿吧?

不过,他心里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既然秦阳能想到会有人去袭杀他,又为什么还要让他独自离开“云聚阁”呢?难道真的就是秦阳口中説的“金蝉脱壳”吗?

可是,就算“金蝉脱壳”,他留在“云聚阁”等自家的护卫回来,这总归更加安全,但秦阳为什么连这diǎn时间都不给他呢?

“算了!”

曹洋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秦阳的想法他不知道,他现在只要想到曹家祖宗带人找上夜袭他的那些势力后,他就兴奋。到时他们曹家想要多少元石与天材地宝,对方都得给自己,而他也为曹家立了一个大功。

而在那“云聚阁”中,此刻正有两人在一间书房之中。秦阳坐在位置上,身旁站着一位身穿战甲的中年男子。

秦阳望了一眼中年男子,道:“洪叔,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何让曹洋一个人出去?”

“公子,属下只能想到公子应当以曹洋为饵,引诱某个势力上钩,但是属下想不通公子为何这么做?”洪叔説道:“先前从后门出去的三辆马车足以将隐藏在暗中的势力尽数引出,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这么做?”秦阳摇了摇头,听得洪叔心里一阵奇怪,他随后接着説道:“我只是有一种直觉,曹洋出去之后或许会引来某件有兴趣的事。当然,这只是我一时的想法,是否真是如此就不得而之了!”

洪叔diǎn了diǎn头,自家的公子一直以来都有着过人的智慧,就是荒亲王也不得不多次夸赞,所以他吩咐什么,自己照做就是了。

想到这些,他当下一股脑地将那些杂念压在心里,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变色,説道:“公子,果然如您所料,情况有变了!”

是的,情况有变了!

曹洋这时站在原地,望着前方忽然多出来的一道黑衣人影,他心里十分惊骇,甚至完全可以説他这是害怕。

“你是谁?为何挡我去路?”

曹洋毕竟是大世家出来的子弟,只是片刻,他便回过神来,道:“我乃曹家主的孙子,你可要想清楚了?”

而那黑衣人这时直接动了,空中随之出现了一连串的幻影,完全分不清究竟哪道人影才是真正的黑衣人!

在曹洋惊骇之中,对方一拳就是击中他的胸口,强大的力道瞬间砸断了他胸前的数根肋骨,直接废了他的行动能力。他登时口吐鲜血,身体抛飞至空中。

可是不等他落地,对方跟着一个起跳。而在下一刻,一只如同钳子般的手掌牢牢地箍住他的脖子,同时一股劲道瞬间麻痹他的神经,他旋即昏迷了过去。

一切只在眨眼之间!

黑衣人随后像扔死猪般将他随手扔在地上

,细细打量着曹洋。过了片刻,他轻咦一声,目光迅速转移到曹洋的xiǎo拇指,只见xiǎo拇指套着一只古朴的戒指。

“应该就在这里了!”

黑衣人嘀咕了一句,随手取下这枚戒指。也不再细看,他快速向街道深处行去,只是一个闪身,他便出现两丈之外。

而在这时,秦阳焦急地叫道:“洪叔,快用意念把他禁锢住!”

洪叔diǎn了diǎn头,立刻分出一道意念闪电般向着那黑衣人射去,可就在这股意念碰到对方的时候,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洪叔!”

秦阳眼见洪叔身体不稳,立刻上前扶住,他当下担忧地问道:“洪叔,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洪叔稳住身体,摇了摇头,説道:“公子,是属下无能,属下也没能想到这黑衣人身上竟然会有一道意志!”

“意志?”

秦阳惊讶地捂住他那张美得不像话的红唇xiǎo嘴,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对于意志,他自然听説过。

意志是由意念蜕变而成,不同于意念,意志已经化为了实质,唯有武帝这等盖世强者才拥有意志。

可以这样説,意志是武帝的象征!

武帝为了保护某人,常常会在此人身上留下一道意志,而这道意志就相当于武帝的一击。它可以是某种指法,也可以是某种掌法,甚至可以化为武帝本身。除了保护别人,武帝还可以利用意志进行传法。总之,意志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秦阳这次真的失算了。如果他刚才直接让洪叔追那黑衣人,肯定可以追上,而洪叔也不至于因为窥探那黑衣人,而被意志反伤。须知这意志只是起到保护人的作用,若是不去碰它,它是不会主动伤人的。

“武帝意志……会是你吗?”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宝宝不吃饭怎么办
治小儿感冒咳嗽的药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有几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