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寻龙霸主 第297章 招兵

发布时间:2019-12-05 06:48:28 编辑:笔名

寻龙霸主 第297章 招兵

浩然老祖闻言后微微一笑,幽幽地说道:“呵呵,有时候,捏柿子的人目的或许并不单单是捏柿子这么简单!”

“哦?你是说雷族另有企图?”句芒疑惑道。

浩然老祖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沧澜城只是拓拔力微的一个借口,他料到我不会答应,所以他到时自然会退一步,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他的目的是顺天城!”

“什么顺天城?那我族与火族之间的大门!”句芒面色一变说道。

“不错,拓拔力微觊觎大荒腹地已久,之前一则是因为天帝尚在,二则是因为大荒五族之间相安无事,他没有机会下手罢了!但现在不同!”

“现在大荒已经乱成一锅粥,他拓拔力微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出手的机会!”

“看来他的目的是木、火两族,胃口倒还真是不小啊!”句芒冷声说道。

“呵呵,这也正式他拓拔力微的狡猾之处,在顺天城这个地方,他即可南下进攻火族,又可北上攻击木族,不过看样子他是想要先对火族下手!”

“嗯,不错,他只需将大军分为两路,一路沿海登陆,另一路从顺天城南下,火族便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境!”句芒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他怎么确定我们一定就能将顺天城给他?顺天城虽小,但位置却极为重要,而这么重要的地方,我们根本没有理由交给外族

!”句芒疑惑道。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拓拔力微既然开了口,就一定有着十足的把握,我不知道他的这种自信因何而来,所以我要去再见见他!”浩然老祖缓缓起身说道,身子依然佝偻着,好像他的背上有一座无形的大山压着,让他永远直不起身子。

“你,真的要去?”句芒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然,你去?”浩然老祖大笑。

“对了,三水此时想必已经回到龙族了吧!也不知道秦祺那小子怎么样了!木族危机我无暇他顾,希望他不会怪我吧!”

“嗯,据探子回报说龙界已全线封锁,我们不知道龙族发生了什么,但是想来秦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过他的根在木族,若是有谁是不希望木族出事的,他一定是其中一个,他不会怪你的!”句芒答道。

“唉,希望吧,不过我倒是真想过去看看现任龙帝究竟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浩然老祖的目光移向西方,但除了一片阴霾之外,一无所有。

龙界。

龙帝城外,囚牛近三十万大军将龙帝城围得水泄不通,面对着前方那闪烁着水波的防御大阵,囚牛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担忧。

而是不慌不忙地安营扎寨,每日例行操练,但却迟迟没有任何攻城的意思。

除了北门之外,龙帝城的东、西、南个方向均是大军围城,似乎囚牛是有意留出北门的空当。

而囚牛大军围城的消息一传出来时,龙帝城内的百姓惶恐之下便纷纷竟有北门向龙界北域逃去。

一时间,龙帝城内混乱不堪,而百姓们的慌乱也直接影响到了守城兵士们的士气。

存善则似乎对龙帝城内的混乱视而不见,只是加紧督促兵士们加固城防,建造守城工具。

而对于龙帝城的这种混乱,敖空山、东方白和林天琼三人则极有默契地派出自己家族内的强者。

这些强者被告知的任务只有一个,那便是杀人。

因为他们知道,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只有杀人才是在短的时间里将局面牢牢控制在手中的办法。

在砍掉三百多颗脑袋之后,龙帝城慌乱的百姓们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们不得不再度返回到自己的家中,他们此时所能做的只是将门窗关好,紧接着在家中祈祷着这场该死的战争能够快些过去。

然而,这并不是秦祺心中所希望的,因为他不喜欢杀人,尤其杀的是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

所以连日来,秦祺的心有些乱,他知道越是这样拖下去,局面便对自己越发不利,靠武力永远不能让这些百姓安稳,如果百姓们的这种危机感长久存在的话,总有一天会爆发。

到了那时,恐怕自己将再也无法在龙界立足。

虽然秦祺现在是守城一方,但心中却希望囚牛快些攻城,只有让敌人进攻才能寻到其致命之处,才能让这场战争早些结束。

当然,秦祺更担心的是冥界大军会趁机大举进犯,到时自己与囚牛两败俱伤,龙界将再无人能够阻挡冥界的攻势。

所以,秦祺必须想一个办法来促使囚牛尽快攻城。

一时间,秦祺也似乎忘记了那个叫做东方木辽的人。

傍晚,秦祺站在城头,透过防御大阵遥望对面囚牛的营寨,其内灯火通明,以秦祺的目力可以轻易看见一队队来往穿梭巡逻的小队,甚至囚牛在营寨四周建起了百余座哨楼,而站在哨楼之上也可以轻易看到龙帝城城墙这端的情况。

秦祺不由得苦笑一声。

“囚牛是打算长期耗下去了!”一旁的存善插话道。

“你的军队呢?现在我将封号给了你,帅印给了你,你拿什么给我?”秦祺有些不满。

当日存善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组建一支三万人的新军队伍,但现在,除了龙甲军外,秦祺看不到任何新军。

“我既然说了便一定会做到,只是……”

“只是什么?别告诉我你还准备跟我要东西!现在除了我自己以外,什么都给不了你!”秦祺当即说道。

存善嘿嘿一笑,说道:“你猜对了!”

“……”

翌日,龙帝城百姓的面前,一名黑衣青年挺拔地站在一座高台之上,目光中略显羞涩,但却充满坚定。

面对这些百姓,秦祺的心中顿时生出万千感概,在战争中,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正如现在,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和对未来的迷茫。

此时只见存善走上前朗声说道:“想必大家都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吧,现在我来告诉大家,找个人便是龙帝陛下,先帝钦定的继承者,只有他才是我龙族真正的主人,而外面那些人,不过是些忘记了君臣之义的背叛者罢了!”

显然,百姓们对于谁是龙帝并不关心,从他们面无表情的脸上便知道,无论谁做龙帝,他们都一样是百姓。

角色是既定的,永远无法更改。

秦祺没有说话,并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安慰这些无辜的百姓,毕竟事实摆在这里,是自己的出现才引发了这场战争。

“或许你们现在很害怕,甚至有些人将这一切归结于龙帝陛下,但是你们别忘了,数百年前那场浩劫中是谁带你们逃脱冥人的刀剑之下,是龙帝陛下,如今先帝崩俎,是谁能让你们安定地生活下去,是他!”存善伸手一指秦祺。

“或许你们会说,即便没有龙帝我们依旧可以活得很好,至少这场战争不会爆发,但你们错了,或许这场战争不会爆发,战争即将来临,但却不是这场内战,而是冥界!”

存善此言一出,下方的百姓顿时为之色变,虽然这些人都不曾经历过数百年前的那场冥界之战,但经过口口相传,所有人都知道那场战争的惨烈。

此时听说冥界即将卷土重来,教这些百姓们如何能不紧张,如何能不恐惧。

“你们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有人封锁了龙界,而封锁龙界的人正是囚牛那些人,他们不希望龙族团结,因为那样他便无机可乘,他谋逆的目的便无法达到,现在希望龙族乱的就是外面那些人,那些自诩为正义之师的人!”

存善说到这里,目光扫过下方的百姓,而后缓缓说道:“现在,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你们该怎么做,便好自为之吧!不管你们支持谁,龙帝陛下都将义无反顾地保护他的子民!”

“在龙界被冥人攻进来之前,我们有还要尽快平息这场叛乱,现在大家都回去吧,老老实实待在家中,即便龙帝城被攻陷,龙帝陛下和我也会是那个死的人!”存善说着,一摆手示意众人散去。

而说罢之后,存善也示意秦祺离开,自始至终秦祺没有说一句话,而存善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两人便在这些百姓将信将疑的目光中缓缓离去,径直登上了城头。

“你有把握?”秦祺问道。

“嗯,有一半的把握吧!”存善答道。

而秦祺闻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我看有八成!”

“不管几成,这些新招募来的军勇都不能拿到阵前挥霍!”存善紧接着说道。

“为什么?”秦祺讶异道,招募新军不就是为了补充守城人手不足的问题么。

“因为他们将会是龙族未来强大的军队!”存善答道。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怎么办?”秦祺问道。

“我从没有将现在这场危机放在眼里,这场战争很快便会结束,真正的战争还没有开始!”存善忧心忡忡地说道。

秦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虽然说不出为什么,但隐隐觉得存善这句话是对的。

紧接着秦祺转身离去。

“你去做什么?”存善问道。

“去让这场战争尽快结束!”

长乐市中医院
北京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南通治疗阴道炎医院
黑龙江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西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