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成精的何首乌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3:50 编辑:笔名

在我很小的时候,特别喜欢住在姑父家里,一住便是十天半月。  常常听姑父讲,在离他家不远的一个悬崖边上,有一株何首乌成精了,它化身成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始终没有人看见过她的脸。  女人穿着一身白衣,每天傍晚,就坐在悬崖边边梳头边哭泣,哭得甚是伤心,但如果有人走近,她便会马上化成一道烟逃走。等人靠近些,那株何首乌藤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待到第二天再去看时,何首乌藤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姑父便再三警告我们,不许去那悬崖下面玩,更不许靠近那株何首乌藤,不然会倒大霉染血光之灾的。  我和表弟同岁,在姑父家小住的日子。我们一起上山砍柴,一起下河捉鱼。当然,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离家不远的悬崖上面那株成精的何首乌,一直好奇这个妖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总想亲眼见一见她,不过苦于姑父的再三警告,我们一直没敢前往。  这天,我和表弟砍柴砍累了,坐在山上休息。表弟一边擦着汗,一边用衣服扇着风,凑近我耳朵神秘地说:“表哥,想不想去看看那何首乌精?”“啊!我……我不敢,没听你爸说吗,到那去会倒霉染血光之灾的,我怕!”我吓得直摆手。“哈哈,看把你吓的,那也许只是我爸吓唬咱俩的呢?”表弟噗嗤一笑,拍了拍我肩膀,故作神秘地说:“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好奇么?”“我是好奇,更想去亲眼看看,但是如果让你爸知道了,我们肯定少不了一顿胖揍。”我还是没有胆子去看,其实在心里我是很害怕见到那个妖精的,万一她把我们捉去吃了可咋办。“砍柴太无聊了,想去就快点走,趁天还没黑。”表弟说完,自己拿着柴刀走了。算了,就当舍命赔君子吧,我心里想着,我就只是去看一眼,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刚才还有些太阳的天,不知为何变得昏暗起来,一大团乌云聚在头顶上。我们走在去悬崖边的小路上,一路上除了我和表弟的脚步声,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表弟,表弟,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我好害怕!”我加快脚步追上表弟,拉了拉他的袖子。“到都快到了,不能就这么放弃呢,再说,不是有我在的嘛,你怕啥?”表弟一直以来胆子都比我大,这点我自知远远赶不上他。“呃……好吧,那就只看一眼。”我小心地跟在表弟身后,紧紧扯着他的衣服。  “哎哟!”表弟一声尖叫,我马上吓得腿软坐到了地上。表弟回头看了看我的窘相,伸手将我扶起来,责备道:“表哥,你干啥呢?我只是刚刚踩到一个小水坑,水溅到鞋子上了而已,看把你给吓的。”  “等下会不会下雨?”我小心翼翼地问表弟。表弟肯定很清楚,我是心里害怕故意找话题,他只顾自己走路,并不回答我的问题。  来到悬崖下面,我们抬头往上看去,一株何首乌长在悬崖上,长势非常好,数条青藤垂下数米,好不茂盛。  奇怪,我们一路走来,并没有听到女人的哭声呀,我在心里直打鼓,该不会是姑父怕我们私自到悬崖来玩有危险,故意编这么个故事出来哄骗我们小孩子的吧。我和表弟仔细地找了又找,除了一些脱垂的枯枝、一些古藤、野草,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现。  “哈哈,表哥,我就说嘛,我爸肯定是骗我们的,哪有什么精呀?什么精呀怪的,那都是小说故事里编出来故意吓人的。”表弟失望地说道。  我们不甘心,继续寻找着,一边找一边用手做喇叭状大声地喊:“何首乌精,何首乌精,你藏哪里去了,你快点出来,你快点出来!”除了我们的喊声外,整个悬崖没有一点回音。  “好哇!你们两个龟儿子。竟敢私自跑到这边来玩。”话音刚落,我听到了上面传来姑父的骂声。“惨了,惨了,我爸知道我们来这了。”表弟吓得赶紧往回跑,姑父追上我俩,骂骂咧咧地将我们拎回了家。  晚上,姑父罚我们跪地一个小时,不准吃晚饭,并且每人还得抽十鞭子,以让我们长记性。  姑父取来藤鞭,边拿着鞭子往我们身上抽着边骂道:“你们两个龟儿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嗦?当我说的话是耳边风,我说了你们不能去那的,那是个不祥之地,你们就是不听,还敢悄悄跑去,如果出了事,我怎么向你爸妈交待?”姑父拿着鞭子指着我问道。我们自知理亏,两个人都低着头,一言不发,任鞭子落在身上,也不哭叫。姑妈实在心疼我们,看不过去了,抢过了姑父手中的鞭子,并偷偷地给我们俩一人塞了一个煮鸡蛋。  这次事件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我们受了惩罚挨了打,但却对何首乌精并未死心。特别是表弟,他一直觉得是姑父骗我们的,总想再找机会一探究竟。  机会说来就来,这天姑父和姑妈都有事外出了,要晚上才回来。临走的时候交待我们好好呆在家里看家,不许乱跑。  等姑父和姑妈走了以后,我们哪里还能在家呆得住!表弟怂恿道:“表哥,今天是个好机会,爸妈都不在,咱们再去那边看看?不然咱们上次的打就白挨了。”我也正有此意,心里想着反正已受了惩罚挨了打,干脆再去碰下运气,彻底弄个明白,也许运气好,就可以把这个疑团给它破了,也好了结我们一桩心事。  说干就干,我们稍作准备,在傍晚时分,便将大门一锁,溜出门去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我们这次十分小心,走的都是偏僻的小路,尽量不要让邻居熟人看到,以免他们到时又在姑父姑妈面前告我们一状。幸好,一路过来,都没有碰到一个熟人。  “呜呜呜……”远远地真的听到了女人的哭声,吓得我们转身就跑,表弟左脚的鞋子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都不知道。  往回跑了一段,表弟停下来,拉住我的手说:“表哥,我们就这么回去了?谁知道那哭声是不是那妖精的?别怕,我们一定要去过去看个究竟。”  直到现在,我还是直哆嗦。“真……真……真要过去看?”“有我呢,怕个啥子?”表弟拍着胸脯说。  表弟在前,我紧跟其后,一点一点地向悬崖下面挪着步子。终于来到悬崖下面,抬头,还是那株何首乌,就着晚风生长在那里,叶子更绿了,藤也垂得更长了。  “我说嘛,哪有什么何首乌精?这不明明就一株何首乌嘛,听我爸在那胡说。”正说话间,突然又闻得一阵“呜呜呜”的哭声,“妈呀!真有妖精呀!”我吓得大声叫喊起来。“什……什么?表哥别吓人!”表弟也有些怕了,因为我们刚刚肯定都听到了哭声。“女人的哭声,女人的哭声!”我颤颤惊惊地重复着。“咱们回去吧?我真的怕死了。”我带着哭腔对表弟说。“谁在那里哭?给我们快点出来。”表弟壮着胆子,大声地问,手里的柴刀不停地在眼前乱舞,哭声停止了,一切又恢复了刚才的宁静。  我们正准备走近些,看看这何首乌到底闹什么鬼。刚走出两步,“呜呜呜……”哭声再起,任我们有多强大的心理也几近崩溃。“对不起,对不起,大神仙,是我们不对,不该来打扰您,请原谅我们年幼无知,放过我们吧!”我和表弟双双跪在地上,面向悬崖上的何首乌藤,不住地作揖磕头,乞求原谅。  哭声停了,我们慢慢站了起来,被这妖精这么一吓,什么好奇心都没有了,我们现在想的是马上回家。  天越来越黑,我们心里越来越害怕,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萦绕心间。真后悔没有听姑父的警告,来贪什么好奇,真是古语说得好,好奇害死猫呀。作为表哥,我没有带头听大人的话,弄成现在这副狼狈样,也真是活该,咎由自取。  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着。一不留神,脚底一滑,我整个身子一歪,掉进了路边的荆棘丛里。一个白影从荆棘丛里窜出,看得出来,那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表弟大喝一声:“谁?”那白影跑出丈余,又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站在那里。表弟连忙将我从荆棘丛里拉了起来,此时我的脚踝已经被刺破,鲜血直流。  我将手搭在表弟肩上,一瘸一拐地向白衣女子走去。女子披头散发,慢慢地转过身来,拨了拨额前的头发,见我们走近,便咧着嘴对我们呵呵地笑着。  这是一个脏兮兮的女人,脸上全是污秽,白衣上也尽是泥巴,应该有多日没有清洗。表弟凑近一看,终于看清了她的脸:“妈呀!这不是隔壁村的疯婆子——柳三梅嘛。”表弟大呼起来。  说起这个柳三梅,我倒也听表弟提过几次。前年死了丈夫,才三十出头便守了活寡;去年早些时候又死了的儿子,断了她的根。不到一年时间,双重打击,她便一病不起。后面不知怎么回事,病突然就好了,但人就变得不正常了,不是大哭就是大笑,整天这个村那个寨地乱跑,见到别人家劈好的木桩就抱着又亲又爱地喊儿子。  疯婆子柳三梅又“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哭了一阵子,又“哈哈哈”地笑了一会,便自顾自地消失在小路尽头……     共 32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吸烟酗酒患不育几率高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上一篇:忆昔

下一篇:心灵第二十二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