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神煌一一七九无人能当

发布时间:2020-01-21 21:50:44 编辑:笔名

神煌 一一七九 无人能当

这持枪武将一死,那数万骑军的气势顿窒那当先几名本来也跃跃欲试的骑将,都是目含着惊骇之色微微迟疑,不敢贸然出手

也就在此时,那地面无数的木藤金丝,骤然拔地而起,宛如是妖魔狂舞,往上空中的宗守缠绕而去

整个空间气体,也骤然变得粘稠起来,几乎彻底禁锢

宗守却依然是看都未看一眼,随手再一甩袖又是两道银色的刀光,追觅着灵法的来处,飞空而去

而下一刹那,就在三十里之外两名正各自立在一处法坛上的灵师,眉心处立时爆出了一道血线

双眼无神的向后栽倒银光掠过,同样是‘夺’的一声,细小的银刀,钉在了法坛之上

而两个灵法在关键的时候被打断,灵能失控,也迅速波及四周那些在法坛周围结阵加持的几十的个灵师,都是蓦然间口中溢血,面色灰败

“这到底是什么飞刀术?神境灵师,隔着三十里之遥,居然也一刀绝命?”

“刀至则亡么?怎么可能——”

“是传言中,那门六神御刀术?怎么可能有这等神威?”

“好强!真无愧血烬君之名!”

无数的议论,在皇京城各处隐秘之地同时发生褒贬不一,却无不气氛沉重

“只是未免也太自信,哪怕是有至境圣尊护持这个时候独身闯入皇京城内,也是送死”

“云荒始秦,那十二镇国铜人之名,岂是虚至?魔门的阴脉屠灵,亦非小可”

“此时退走还来的及,一旦进入皇宫那就是生死莫测

“明知那风华宫内,殷御与无上元魔,必定会布置杀局却依然是依约而至,这位血烬君,不但是诺无不践,也好大的气魄!”

“又是这飞刀——”

风华宫门之前,宗守的袖内,再一道银色的刀光飞出

将身后袭来的又一位骑将,蓦地一刀钉穿眉心而后紫色的剑光悠然而起一圈一带,那从四面八方怒射过来的劲弩弓箭,全都偏转了方向

被宗守操控,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箭潮,望宫门冲击而去

数十万枚,遮天蔽日却在距离十丈之时,就被强行止住

一道无形的屏障,将这些箭支,全数阻拦在外

然而随后而至的,却是一道紫色的剑光有如天外飞来,带着不破不还的锐气就好似蕉朽木刀入黄油

‘嗤拉’一声轻响,就把那层灵障,彻底斩开同样波及到宫墙,那浩大的礁直接把这百丈宽的宫门,压成齑粉碎落

那仅余的两位骑将,这才又焦急起来三人是禁军统领,若然坐视宗守就这么大大方方,毫无阻碍的走入风华宫内时候无论什么缘由事后都必定会被问责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人齐齐策马奔腾,同一刻出手一人居中,直袭宗守身后另二人则是一左一右,夹击宗守

而此时四面八方,也是更多的灵法贯空而来

或是束缚,或是直接轰击

宗守却全不去管那些法术,直接从袖内再次甩出两道银色刀影身后与左后侧的武将,都是神情错愕,还未反应过来二人的眉心处,就出现了一处血色空洞

眼中全是不解,似是在奇怪,宗守怎会全不被那数白种灵法仙数牵制

而此时的宗守的脚下则赫然一团深邃不可见底的黑光出现波纹般扩散,蔓延四方

把千丈范围内,所有的灵能都吞吸了进去那些法术,也自然是纷纷瓦解,又或者干脆被那黑光吞噬

“胆敢阻朕者,杀无赦!”

元一魂剑,亦是从宗守的魂海之内,飞出了神霄之外只是轻轻一掠,就将那一位骑将的头颅,斩落了下来

同一时间,数百口森白飞剑,也是在嗡然震鸣中散向四方

十绝御道绝灭襟,只是须臾之间,就已布就那剑气绞割,四面八方的斩去

使血光纷洒,那长街之上只是一个瞬间,就有数千大商禁卫骑士,被割成了血肉碎片

更多的森白剑影,在伸展弥漫着似有将整个数万铁骑,彻底吞没之势

“狂妄!”

随着这喝骂声,那御道上空,‘轰’的一声震响

也不知是何人出手,那地面之上,赫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拳印

那些龙牙御道灭绝剑,也纷纷被强行震开,零散纷飞,襟碎开

浩大的气势,也遥遥锁定住了宗守风华宫内,更探出了整整七道不在其下的强横意念

此时这皇京城内四处,也是再次惊哗之声微起

“是圣境尊者!数月前不是六教协商,圣境至境都不能出手么?”

“无上元魔李别雪,此时都已成了大商国师万年前的那众教公约,早就名存实亡——”

“本就是城下之盟,这几家会甘心才怪?月前秦皇墓中,据说就有十几位圣阶入内,也不知出了什么意外,至今都不见下落”

“既然圣阶出手,这宗守即便能力敌怕也要狼狈不堪”

“号称云界,却也只至之下而已毕竟此处非是大乾境内,无法动用王道之武——”

这些话音,却仅仅三十万分之一刹那,就戛然而止

只见宗守的大袖一拂再一道银光闪现

却与之前的飞刀,截然不同更是迅捷,提升了整整十倍之速也更是灵活多变,轨迹莫测诡异,跳跃不定,使人无法捉摸预判

而当那暗处众人的话音,暂时寂静下来的时候这口刀,已掠过了二十余里空间穿入至那风华宫内

“胆敢阻朕者,杀无赦!”

依然是淡淡一声,而含烟宫内一声闷响,之后就再无有了声息

而宗守则继续向前,步入到那已被他斩开缺口的风华宫内

此时整个皇京城内,都是一片死寂城中之民,依然是心惊胆战的躲在屋内,不敢有丝毫动静

而那些暗中窥伺的世家子弟,以及诸宗门人,亦是死寂无声

圣境尊者,难道亦被宗守一刀诛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惜有阵法阻绝,看不到宫内情形,不知方才那位圣阶的具体清晰然而此人的气机,自这一刀之后,彻底消失无踪,也是事实

神境修士,毫无抗手之力至少圣境中期的尊者,亦是一刀而亡,

这宗守的实力,到底到了怎样的地步

胆敢阻朕者,杀无赦——

此时再无人敢有嘲笑置疑之意

而一些修为更高超者,更是面色凝重,看出了更多

几乎是同一时间,殷御在自己御书房内,捏碎了自己手中手中的茶杯,面色难看无比

方才那位圣阶,乃是他费尽了心思,从外域延请过来

之前出手,也只是准备那宗守入宫之前,压一压宗守的气焰

却绝不曾料到,是这种结果

即便不能亲眼见,也可觉数里之外的一处祭坛上,那位圣阶已元神散去,只留下了不朽之躯

而此时书房之内,另两位的圣阶,眼神中也是震骇侥幸之意暗藏

幸亏方才不是他二人出手,否则此刻,真不知是何等样情形

殷御麾下,此时不过四位圣阶加上魔道与诸世家,不过十四人而已

然而此时宗守还未入宫,就已经殒亡了一位

“这等飞刀术,怕是已经接近十三等无上!”

“那位乾皇所用,只是法宝品阶的飞刀,若换成是仙器飞刀?”

“还请陛下动用十二镇国铜人!此子今日,气势太盛!神挡杀神,无人不斩如此下去,真无人敢撄其锋——”

书房之内,只有无上元魔李别雪是无动于衷

只目中若有所思,那增玄持法翼,果然是已被宗守掌握

这宗守所用飞刀之术,也分明是经过了加持,才有这媲美十三等无上神通之威势

真不知是何法,使宗守唤醒那增玄持法翼器灵

是在秦皇墓内,另有机缘?还是请秀观出手,强行召醒?

然而却与他预想中的不同,这等神器,不是该掌握在秀观手中?

只有这位无限接近半步真境的存在,才可尽斩其威

由宗守掌握,实力也不过只是媲美半步至境的修者而已

而战起至今,苍生道那几位圣尊,也还未出面

殷御亦是蹙眉,以他之意是准备等那几位至境忍不住出手入,才催动十二镇国铜人,一并围杀一举扫除大患

可此时宗守展现出的战力,太也出人意料

秦皇墓内,使二十位圣阶下落不明之人,莫非真是这宗守所杀?

瞬间就又摇头,挥去了杂念

无论是或不是,都已无关紧要今日过后,要么是这宗守,死在这风华宫内要么是他殷御,被那竖子蕉,无有其他可能

不过此时,还不到被逼使用镇国铜人的地步

在皇椅上起身,殷御朝着李别雪的方向,微微一礼

“此子嚣狂,还请国师出手,压其气焰!”

李别雪微微一笑,也不答言,一个闪身就到了那九十九层高塔之上(未完待续)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院区预约挂号
159医院怎么样
兰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疗早泄费用
上海牛皮癣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