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富德大爷de奖匾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30:12 编辑:笔名

“富德大爷真有两下子,想不到70多的人了,还有这么两下子,把越调《收姜维》唱得有板有眼。”张三眼气得不能行。  “连这你都不懂啊,这叫真人不露面,人家年轻时,可是咱村戏班子的台柱子。”李四自豪地说。  “呵呵!想不到真的想不到。”王五心平气和附和说。  翌日,在村头的小河边。正在放牛的富德大爷被一群小朋友围在中间。这个要吃口香糖,那个要吃喜之郎,富德大爷被纠缠不过,只好答应下午到村里代销点给他们买。  富德牵着牛走到村头时,三、四个刚从田里干活回来的青年男女打趣起来:“富德大爷在戏曲比赛中获得了金奖,赖好也得表示一下,想铁公鸡一毛不拔呀。”一句话窘得他脸红脖子粗,辩解说:“我、我是那样的人吗?明天吧,明天一定请客。”  这时,一个小个子男青年上前,揶揄道:“明天谁还稀罕,今天。”  “好好,今天就今天。”富德大爷附和道。  福德大爷把牛栓在院外的木桩上,走进院子里,堂屋里人声鼎沸,村干部老张走过来对福德说;“屋里的人是咱县电视台的,要给你上几个镜头,你可要放明白啊,要你做什么,你可得配合好。”  福德大爷把头点的像鸡吃米似的,村干部搬来一张椅子放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拿摄像机的小伙子把镜头对准福德大爷,然后吩咐说:“把头底一点。”福德大爷就把头往下低一点,小伙子纠正起来:“太低了,高一点。”  福德大爷把头一扬,人家有说高了,稍微低一点。一个镜头没拍完,福德大爷已是满头大汗。  紧接着女主持人对富德大爷说:“想上电视,你必须跟我学。”  于是,女主持人学说一句,富德大爷鹦鹉学舌般重复一遍。  三个镜头刚拍完富德大爷已是汗流浃背。主持人看到富德大爷狼狈不堪的样子,建议稍微休息一下。趁着休息的机会,富德大爷问手提摄像机的小伙子,拍个谈话节目怎么这样折腾人呢?小伙子对他说:“关键是你没有领导的派头和见多识广的胆量,另外你的口才也不行。”  听完人家的指导,富德大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间,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录制谈话节目的内容也好了。富德大爷赶紧吩咐老婆给大家做饭。村干部老李在其耳边如此这般耳语了几句。  富德大爷便让老婆把准备购买化肥和种子的辛苦钱拿出来,揣在怀里上了人家的小轿车。  在镇上的聚德酒楼里,大家推杯置盏、猜拳划令好不快活,而富德大爷愁苦的脸上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待杯盘狼迹一片后,女主持人已是醉得丑态百出,但这还不是重要的事情。可怕的事情终于出现了:摆在富德大爷面前的是1200元的餐费单。  富德大爷看着手里单子上的天文数字,心中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但他还是没有表现出来。他战抖着自己僵硬的手指,从贴身衣兜里掏出一个纸包,把一张张带有体温的10元人民币递给身边的服务小姐时,浑浊的双眼擒满了伤心和失望的泪水。他觉的自己心在滴血,腿在发抖。  回家的路上,富德大爷舍不得一元钱的车费,一步一蹒跚从10里远的镇上步行回到家中,然后一头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三天后,录制富德大爷谈话节目的片子播放出来了,只见表情麻木,心神不安的富德大爷用半土不洋的地方话说着言不由衷的“心里话”。村里人议论四起:有人说富德大爷这么老实忠厚的人得了大奖,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这话不知道怎么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只见他放下刚端起的饭碗,掀起堂屋门上的帘子,走进屋子里,一把拽下昨天才钉在墙上的戏曲大赛奖匾,高举过头,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快步上前踏上一脚,嘴里喃喃自语道:“这奖匾可是花高价买来的,我不配啊!我不配!” 共 13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囊湿疹的常见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一篇:啊1

下一篇:爱不懂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