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霸战三界 第九十章 回家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5:59 编辑:笔名

霸战三界 第九十章 回家

星空,无数双眼睛闪烁,盯着大地,映出地面的景。

“除了竹箫,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身上也还痛着……”李裕宸缓步走着,神色黯然。

被东方天寒抢走项链,所有的储物戒指都没有了,他的心很痛,痛到了,几乎不能呼吸。

可是,又能怎样呢?

生活始终还要继续,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就当这次什么都没有得到吧,至少苦儿那里还有不少储物戒指。”他安慰自己,强挤出一丝笑容,却是怎么也不能释怀。

清凉的风吹拂身躯,他停住脚步,抬起头,明亮的眼眸盯着星空,深深地吸入一口气。

“东方天寒,我和你没完!”他大喊,欲把所有的愤怒宣泄。

吐出压抑在心头的愤怒,然后,他觉得好多了,找定回家的路,继续迈步。

星空之下,风吹着,静默。

李裕宸慢慢走动,总结秘藏一角的经历,总像是一场梦,只是跨度时间特别长,依稀有着两月的光景,见到了许多的人和事。

一些人,由熟悉到陌生,给他孤单的人生带来不多的慰藉,有过欢乐,也有过不愉,加上一些奇怪而又不奇怪的事情,让他改变、成长。

以前不相信的事情,他现在相信了;以前坚信的,现在更加坚信!

“就这么回去……”他低声呢喃,很不愿意接受这样一无所获的现实。

回去之后,可能会遭受白眼,肯定会受到徐康等人的挤兑与讥讽,而山水学院的招生也近了,若是不能够晋入引灵中期,便是与山水学院无缘,怎么能跟上林嫣的脚步,又怎么达到周芸的要求……

当然,他也想到了游晴、苦儿、又鸟……或许会给他帮助,但也只是或许,也或许,真就什么都没有。

“都要靠自己啊!”他想了很多,却满是惆怅,一颗心,很是沉重。

来时的路,荒草与野花盛开,他只顾前进,并没有怎么注意,到回归时,却是显着异样的荒芜,且变得极为漫长。

当星空的清凉光芒被白日的火热占据,一座布着旧迹的小镇出现在李裕宸的视线中。

经历过岁月的洗礼,任由风吹雨打,那一缕新色,在时间里泛黄,渐渐没有初时的模样,变成带着些许惨淡的苍茫,上了年岁的人只能是在记忆中思量。

没有浩荡的气势,也没有震人心魄的辉煌,就是简单的小镇。

宁静,似一位老人,安详。

“路怀镇,我又回来了。”李裕宸站在小镇外的道路上,盯着熟悉的景,颇有杂感。

记忆中的路怀镇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可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他经历了许多,看到一样的景,却是不一样的心境,再一样的东西,总归是有那么一些的不同。

太阳已经升起很久,温度已经提升许多,但还未到午时,这座人口不多的小镇还在平淡中热闹着。

街道偶尔有着人影走动,传动着很轻的声响,似乎是来自小镇那片空旷地,不少孩童或是少年正在努力,挥洒着汗水,要变强,还有着人家,已经升起炊烟,在太阳炽热的光芒中很淡,却是能够分辨。

迫不及待的,李裕宸不顾身上的疲惫,快速走进小镇的街道。

似乎在踏上小镇街道的那个瞬间,他身上的疲惫全部消失,体内空缺到不多的灵力被填满,他的脸上洋溢起温和的笑容,以平常欢快时走路的速度,向着他的家,快步走去。

归家,心切。

走过林嫣的家门,他稍稍停顿,却是没有打算惊扰,带着几分黯然迈出脚步。

因为没有达到周芸的要求,没有晋入凝气境界,甚至连山水学院招生的要求,引灵四层都没有达到,连在秘藏一角中想过要赠送的礼物都没有了,实在没有理由停留。

所以,他走了,是捏紧拳头离开的。

“我的家,我回来了。”轻轻推开院门,看着生活了十几年的熟悉的景,他心中那份失落变淡。

院里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事物,几棵绿树依然,房屋破旧,有变化的,是地面,两个多月未回,竟是在靠近门口的灰黑石板缝隙里长出一株杂草,绿油油的尖叶,令人可气又可怜。

“长就长吧……”盯着新生的杂草,李裕宸看了很久,不去理睬,快步走入院中。

一株杂草,让他心生感触。

石板的夹缝中亦是能够生存,吐露绿油油的新意,还要挣扎着向上,想要茂盛,那是怎样一种不屈服的品质,而杂草所处的环境,就像是他如今要面对的。

没有适宜的修炼条件,也没有外物的支撑,以后的路,注定会有许多坎坷,而周围还潜藏着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性命……

杂草还在长着,他便是不能放弃。

“不能放弃!”他对自己说着,眼神十分坚定。

风吹雨打,杂草会经历,他也需要经历,坎坷是注定了的,但还是要一路走下去,草不默默地生长,哪会有茂密的一天,他若是不默默付出,又怎么能够变强?

他相信可以,一定可以!

但他没有想过,那株杂草的成长需要时间,很可能会经历枯荣,且不一定成功,而他的成长,亦是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可能让变强成为现实……那株杂草很孤独,他……也注定孤独!

他不知道,即便是能够想到,他也不会去想,不会浪费这个时间,亦是不会有这个让自己觉得悲哀的念头,只会和那株杂草一般,默默努力,等待着蜕变。

这是杂草与他共同的坚守。

其实,他也就是那样的一株杂草,只是他不知道,更不会承认。

打开房门,还是熟悉的房间,也还是熟悉的感觉,走到床边,快速躺倒床上,身躯的疲惫如潮水般涌现,带动着精神都是虚脱。

所有的不安与不爽,从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起,都是消失,暂时被存放在记忆的模糊的角落,短时间内不会忆起。

轻轻闭上眼睛,眼皮便像是被凝刻,动弹不得,再度睁开,会是在很长的时间之后。

床,睡,安。

一个温暖而又清凉的梦,由午时的阳光明媚艳丽,到了夜晚的清静安凉,只有喜悦与快乐,自梦出现的那一刻起,到梦的结束,带着淡淡的箫音音符,自由、舒心弥漫心间。

夜里,梦醒。

起床,走出房门,坐在房门一脚,抬着头颅,盯着星空,任由星光洒在身上,发呆。

什么都可以想,也什么都可以不想,想动,就随意动一下,若不想动,就那样一直坐着,或数着星星,总是那么的美好。

在家,就是这样的感觉。

休息很久,身上的疲惫彻底不再,他收敛散开的心神,深吸一口气,盘坐,修炼。

时间缓缓流逝,让人感受不到其流逝的痕迹,仔细去寻,却又已经过去。

一张稚嫩的笑脸在星空下的小院落里温暖绽放,明亮的眼眸睁开,黑色的瞳孔中映出星星的光芒,亦是闪烁着喜悦与坚定。

李裕宸从地面站起,稍稍前行几步,踩着院落中的灰黑石板,抬着头,仔细盯着星空,与天上的眼睛对眨着眼。

映着星空的眼眸缓缓闭上,身体随着心意而动,摆出奇异、晦涩的姿势……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重庆皮肤病医院可靠吗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深圳妇科专科医院
河南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