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古井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2:30 编辑:笔名

白石洲有一口古井,据说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一直被封盖。直到前年,村里做规划,才将井口打开。刚打开时,据说有人闻到里面传来的阵阵清香,但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味道。井里的水清澈甘甜。因为打井水确实是件太过麻烦的事,大家也都习惯了自来水。两年过去了,井差不多也荒废,只是偶尔会有人在井边打水洗衣。  我与诚租住在这个城中村。前几天我们从井边路过,我仿佛真的闻到从井里传来的清香。淡淡的,很舒服,像是某种花,或是一种植物的味道。  我跟诚说起,他说是周边洗衣服时留下的洗衣液的味道。我不信,偏要去探个究竟。那真是口很古老的井,井的边缘有几处已经缺损,潮湿的缝隙里还长着些青苔。我跪在井边,朝里看,感觉有暗暗的光。井的四面都是光滑的石壁,仿佛天天都有人打扫似的,干净得发亮。水面很平静,我突然看到我的脸清晰地出现在水面上,短短的头发,带着长长的吊坠耳环。井口外有一块往里陷的部分,隐约看到里面有黄色的东西。我忍不住伸手去拉,说不定是以前地主藏的黄金呢?我自已陷入美好的臆想当中。诚赶忙跑过来,拉着我的衣服,说太危险,而且听老人说晚上往井里看会遇到鬼。我呵呵一笑,鬼扯。  回家的路上,发现我左边袖口处夹了张黄色的小纸片,上面好像还画着些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的,我随手扔在了路上。  第二天,一早起来,诚说,家里哪来的香味。我也闻到了,和昨天井里传来的味道一模一样。去找不到出处。洗脸时,发现,原来香味是从我的左手来的。我莫名地感到有些害怕。  去年在宏法寺,有个和尚给了我一串手链。我翻箱倒柜地找出来。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几乎闻不到什么味道。看来是自已想多了,肯定是昨天蹭到井沿边上的洗衣液了。下楼时,房东太太说,有人在路上发现一堆黄色的符纸,弄得人心惶惶。还请了道士来看。  我轻轻一笑,广东人信神佛的多,没什么好奇怪的。  半夜,很安静,四周很黑,只有井里有一束暗暗地光。我站在井边,好害怕。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说,来,来,让我看看你。突然,我的手腕好像被什么缠住,拼命把我往井里拉。我大叫地从梦里醒过来。  我拼命抓着我的左手,佛珠崩地一声断了,满床都是珠子。诚连忙起来开了灯,拉开我的左手,竟发现手腕处被拽出了红红的印痕。  一大早去上班,路上围着好多警察。昨晚一个女孩失足掉落井底。我看着手上的印痕,我知道那不是我自已抓的。一股脑地朝家里跑,刚进门就听到有人说,那堆黄符就出现在那个出事女孩的门口。  大概下午三四点的时候,那女孩抢救无效死了。死前她曾经大声说,三天后,她就能投胎转世,那天方能封井,否则,大家都不得好过。  禁不住女孩的父母的哀求,警察终决定封井三天后进行,但任何人不得靠近。那天晚上,女孩的父母在井边哭了大半夜。  我就在在哭声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符是你扔的,符是你扔的!我猛地睁开眼睛,心扑腾扑腾地乱跳。墙角处站着个女孩,我大叫起来,浑身发抖。诚坐起来,开灯。我慢慢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不敢直视墙角,用余光瞟过去,是的,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两天,什么都没发生。红印的香味也褪去了。生活也恢复了正常。下班,去市场买菜,突然想去看看那口井。我站在很远的地方望着它,什么都没发生,一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井。  这天一大早就听到机器轰鸣声,想必是在封井了。我从床上坐起来,打个哈欠,手习惯性地整理头发时,竟发现头发不见了。镜子里的我,一头短发,似曾相识。诚把剪刀放在枕头边,在打扫地上的头发。那不是打扫,而是一束一束地捡起来,放进一个小布包里。我站在那里不敢动。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副长长的吊坠耳环给我。他帮我戴上时,我浑身抖到不行。这幅耳环我见过,就在那天的井里。   共 14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的坐姿帮你预防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上一篇:情殇29

下一篇:雨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