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战血凌天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再遇兽魂殿!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6:00 编辑:笔名

战血凌天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再遇兽魂殿!

“xiǎo子,我劝你不要趟这浑水,有些人和势力不是你能够得罪的!”另外一名武王站到了沙罗的身前説道。

“哦?什么势力如此强大,难道不知道火烈国已经受到天德楚家的庇护了吗?难不成你也是来自中州的势力?”及凤凰问道。

“不要在这里唬人了,中州的势力是不准参与其他域的争斗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男子説道。

姬风一愣,他的确忘记了这件事情,叹了一口气説道“也罢,既然如此,那么就我来出手吧!”説着,身体当中的能量开始阶级攀升。

“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兽魂殿的人,识相的速速离开,要不然后果你承担不了!”男子有些惊慌,但依然还是硬撑着説道。

姬风听到兽魂殿的时候不禁好奇问道“兽魂殿?那就是屠神的人了?”。问完之后,姬风心中想道“铁云帝国据我的分析已经成为了屠神的囊中之物,然而兽魂殿也早已被屠神渗透,但是为什么现在兽魂殿还在蚕食铁云的疆土?”。

“你説什么屠神屠鬼的,再问你一次,你离不离开!”。男子喝到!

姬风微微一笑,体内升腾的能量被他散去,随后説道“我改变主意了,除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要杀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滚吧,当然你也不能走,因为我有事要问你!”。

沙罗闻言心神俱颤,“你你説什么!你要干什么!我是兽魂殿的人,你敢杀我”。一句话刚説完,姬风弹出一道剑气,剑气直接将它的头颅洞穿,死的不能再死。

众人见状,愣在了原地,姬风大喝一声“还不快滚!”一众大武师嗖的一下子跑掉了。但姬风眼前的哪那个武王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实际上并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动弹分毫,就连玄气都无法调动。

“现在跟我回火烈国的王都,顺便将兽魂殿的事情告诉我吧!”,説完大手一挥,将他抓在手中,招呼上徐伯涛带路来到的王都。

走到王都门口的时候,姬风将兽魂殿的那名武王交给了徐伯涛一方的那位武王,看向向着紧闭的王都大门,姬风走上前去,体内的战脉之力微微一股,右手向前推出,“轰!”的一声,整个朱红色的城门,齐齐的被推翻,十几个士兵搜的一声爆射而出,险些被巨大的城门压成肉泥。

“什么人档案来火烈国王都撒野!”天空当中一道流光出现,一个武王出现在了城楼之上,俾睨下方。

刚一説完,便看到了徐伯涛,吃惊的喊道“陛徐伯涛!”。

“狗贼权何,见到陛下竟敢直呼其名,不説你私通敌人这一条,单凭你直呼陛下性命便难逃一死!”。徐伯涛边上的哪个武王喝到。

“哈哈哈!徐伯涛,武惠丰,你们两个竟然还敢回来,又怎么身受重伤了?也罢,这次一下将你们二人拿下到时候陛下一定有伤!”,説着浑身其实大方,一股武王的气势升腾而起,整个人爆射向徐伯涛。

此时的徐伯涛与武惠丰身负重伤,玄气虚浮,面对状态的权和根本无法还手,就在权衡激射到两人身前的时候,忽然一道金光闪过,权和来不及闪避,一下子撞到了金光之上,“咔嚓!”一声,右肩骨骼瞬间碎裂,喷出一口鲜血,倒退而去。

金光散去,姬风的身形显露了出来,淡淡的看着权和,説道“你是收魂殿的人吗?”。

权和闻言,哈哈一笑説道“算你xiǎo子有些见识!”

姬风微微一笑,心脏红芒一闪,一道火光自姬风的口中吹出,一道惊天的热量喷薄而出,权和想要逃脱,但他发现,那道红光速度极快,还来不呼喊,一下子便被烧成灰烬。

这种情况已出现,所有的城卫军大惊,手中拿着兵器瑟瑟发抖,不敢上前。

姬风风轻云淡的向前走去,徐伯涛等人一脸的怒气跟着向前走去。

“大胆贼子,竟敢在火烈国撒野,纳命来!”一声高喝,一道白光射来,姬风头也不抬,屈指弹出一道金芒,“啊!”的一声惨叫,来人被这道金芒扎成一片血肉。

一路之上,姬风连杀了三人,徐伯涛有些动容,对姬风説道“那个…这位前辈,还请手下留情,在这样杀下去,即便我夺回火烈国,也会元气大伤,那时其他国家来犯我火烈国依然无法抵挡!”徐伯涛是在不知道如何称呼姬风,虽然姬风説过于徐长安是兄弟,但是他的实力太过强大,让他喊他贤侄实在有些叫不出口。

姬风闻言diǎndiǎn头,心道“他説的也对,这般杀下去,就算是夺回火烈国那也只不过是个空壳子。”。

因此,姬风在想王宫走去的一路之上,并不在杀戮,面对冲出来的三个武王,姬风只是将他们束缚封住修为,扔到一边,不再下杀手。

片刻之后,三人来到了王宫,刚一踏进王宫的时候,姬风便感到一股较为强大的能量在前方不远处爆发,向自己方向飙射而来。

“徐伯涛,这次你带了帮手来吗?”一道黄色光晕包裹着一个人落到了地上,光芒褪去,一个头戴五龙冠,身穿九龙袍的中年男子出现。

他眯着双眼打量着姬风,説道“一个武圣初阶也想学别人来替人出头吗?”。

姬风微微一笑,体内的能量一阵变化,修为一下子从武圣初阶便成武王、大武师、武师,紧接着峰回路转一下子又飙射到了武圣,随后所有修为散去,变成一个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的凡人。

中年男子眉头一拧如临大敌,手中悄悄的出现了一块玉佩,説道“你是谁,来自哪里?”。

姬风右手一张,那枚玉佩嗖的一声被姬风吸到了自己的手上,一边把玩一边説道“这块玉佩是你求援用的吧,只要捏碎你的援兵就会到是吗?”。

男子额头开始渗出汗珠,浑身的玄气爆鼓突然出手,一道黄色的光芒,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贴着地面飞向姬风,姬风一动不动,当那道光芒射到姬风身上的时候,地面轰隆隆一声出现了四道散发蒙蒙光晕的土墙,将姬风彻底包裹住。

男子见一击建功,双手迅速掐起法诀,一道道光芒射向土墙,土墙之上出现了一道道铭文禁止,男子一脸布下了七七四十九道铭文禁制,这才舒了一口气,随即説道“xiǎo子,你现在已经被我的困龙封给封住了,看你如何出来,哈哈哈,如此一来,即便没有支援也无所谓了!”。

“别啊!”从土墙当中传出了姬风那略带慵懒的调笑声。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土墙当中的姬风接着説道“这样多没意思,将你们一次全部找过来,一并收拾了,才省事!”説完,土墙当中传出了“咔嚓!”一声,姬风将那玉佩捏碎了。

紧接着,土墙一阵摇晃,黄色光晕一闪,便失去了光泽,姬风轻轻一推,土墙轰然倒塌,姬风迈步而出,于此同时,天空当中出现了五道光芒,姬风抬头看去,微微吃惊的説道“又是五个圣阶?收魂殿这次的手笔不xiǎo啊,为了对付一个王国,排了这么多圣阶出马,是不是太过兴师动众了?”。

五个人影落地,对着中年男子説道“索钟,就三个人,你就捏碎了那枚传讯符?”。

中年男子索钟説道“这个人不简单!”。

两人还要説话,姬风説道“别废话了,一起上吧!”。

“狂妄!”男子大喝一声向前飞去。

姬风微微一笑,展开了自己的场,六人忽然发现自己的眼前景色一边,仿佛置身于无尽星空,四颗大星散发着不同光芒,挂在上空,正当六人踌躇的时候,姬风出现了。

“你们是个进入到我的场的人,这个场还没有命名,所幸我今日便给它取个名字,既然是人向往成仙,那么我便给它取名天域!”。

六人在姬风的场中,发觉除了索钟的土属性无法运转之外,其他人的玄气正在飞速被那几颗大星吸收着,同时,整个人全身的血液也受到了影响,仿佛要喷出体外,异常难受。

“尊阶强者!”一人暗道,随后説道“这位前辈,我们这次冒犯了,不过我们代表的是北域兽魂殿,还望前辈给几分面子…”。

“兽魂殿怎么了?我今日找的就是你们兽魂殿的晦气!”话锋一转,姬风説道“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如果你们的回答让我满意,那么我也不是不能放过你们!”。

六人当中的一名修为强的老者説道“前辈请讲”。

“你们兽魂殿是否已经归顺了屠神?”。

“屠神!”老者脱口而出,眼神有些冰冷,随后哈哈大笑道“难怪,这么説你是屠神的杂碎了?”。

姬风有些错愕説道“你们兽魂殿难道没有归顺?”。

老者説叹了一口气説道“收魂殿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主张归顺,另一派坚决不归顺,而我正是后者!”。

另五人一愣,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屠神是什么,因为他们现在虽然也是圣阶,但是以他们的地位,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更深一层的事情。

姬风diǎn了diǎn头説道“原来如此,这样的话,你们离开吧,离开火烈国滚回兽魂殿,我会再去找你们,将兽魂殿与屠神的帐一笔一笔算清的!”。

説完,姬风便撤去了场,几人的玄气被吸收殆尽,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一身的衣袍也被汗水浸透。

看了一眼姬风没有説话,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自始至终徐伯涛没有説一句话,但是双眼充满着震惊,姬风説道“回王宫吧!”。

“前辈…我…”这时一开始就被姬风抓住的那个兽魂殿的人开口了。

他一开口,姬风才明白过来,他将这个人忘了,呵呵一笑説道,“你啊,听从陛下的发落吧!”説完,大袖一挥,将三人一同卷起,来到了王宫。

随后给徐伯涛留下了一柄低阶dǐng级宝剑説道“伯父,我要离去了,剩下的事情相比你能解决了,这把剑你留着,能够增加不少战力!”説完弹出两道白光,将徐伯涛和武惠丰消耗的全部恢复之后便飘然离开。

姬风离开之后,武惠丰带着令牌来到天牢,将剩余不服从兽魂殿之人全部救出,而后一连将十三个大臣及家族满门抄斩,又提拔了一些忠义之士,火烈国的动乱在姬风的强势介入之下解除了。

光明神殿,宁家人聚集在一起,为首的老者眉头紧皱,説道“那个叫姬风的xiǎo子有什么动静,三天了他回到了中央神殿之后便一直没有再出来,就连姚家离去的时候也没有出现。”。

“老祖,姬家人现在还没有离去,他会不会跟着姬家人一同离去?”。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飞奔进来説道“禀报老祖,姬家人离开了,但是他们同行的人并没有多,那个姬风也并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老者猛然起身説道“不对,宁天华,你现在神殿,找到光明神殿的大长老要人!”。

随后宁天华带着十几人一同来到了中央神殿,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妖域的地龙一族也正好赶到。

地龙一族的一个魁梧的中男人看到宁家之后冷笑一声説道“怎么,你们也是来找那个xiǎo子的?”

宁天华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多年之前,宁家曾经出现过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天才,十五岁之时便头角峥嵘,力挫同阶对手,是一种罕见的体质,被宁家视为崛起的关键,但就是这么一个天才,却被地龙一族给震杀,掀起了两家的战斗,但宁家始终不如地龙一族,终这场纷争不了了之,但宁家却与地龙一族势不两立,处处对着干,不过也没怎么逃到好处。

地龙一族的壮汉嘿嘿一笑不再理会宁天华,径直走进中央神殿,饱和一声“姬风!给老子滚出来!”。

一声暴喝,使得中央神殿都是一晃,紧接着大长老走了出来,没有微皱説道“阁下,姬风并不在此,早已离开了!”。

“你説什么!难道是在唬我不成!”男子再次喝道。声音如同炸雷,宁家几名子弟登时被震的口鼻喷血。

大长老説道“不在就是不在,我没有理由欺骗与你,如不你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

男子冷哼一声,就要爆发。地龙一族一项莽撞,脑子并不灵光,但宁天华却是聪明过人,听到大长老的话,眉头一皱,细细的回想着,忽然説道“糟糕!原来三日之前那个黄脸青年就是他!”説完,化作一道流光想着宁家驻扎的地方赶去。

地龙一族的壮汉,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在这里也没有用只能讪讪离开,将宁天华的话带了回去。

一时之间,所有在光明神殿等待狙杀姬风的势力大乱,大批人马想着北方狂奔而去!

十天之后,姬风来到了北域。

“北域与南域的灵气程度相当,但这里的气息却比南域要强大不少,看来这种体制才是有利于发展的,如南域那样被帝国操控还是遏制了发展!”。姬风喃喃的説道。

“这位朋友,这里是碧落剑宗范围,不知有何事?”一名男子腰间挂着一柄宝剑,站在空中问道。

“碧落剑宗?那不是傅森与傅林两兄弟的宗门吗。”想到这姬风説道“在下姬风,不知贵宗傅森傅林两位兄弟可在?”。

男子闻言不由分説,直接出手,一道惊天剑光向着姬风激射而来。

姬风心中微怒,伸手一抓一下子便将剑光抓碎,冷然道“这就是你碧落剑宗的待客之道吗?”。

男子冷然道“哼!傅森傅林两兄弟勾结地魁宗,杀死我总长老,也是他们的师傅,你现在来找他们,莫不是地魁宗与他们街头的?”。

姬风闻言眉头一皱心道“我虽然与那两兄弟并不熟络,但那二人的剑意正大光明,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随即説道“在下来自南域,与傅森傅林有过交集,他么二人的剑意正大光明,不可能做出那等欺师灭祖之事,不知在下可否一见?”。

“无需多言,他二人已被囚禁,任何人都不能见,既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还是快快离去吧,碧落剑宗现在乱了…”男子虽然语气声音,但还是善意的提醒道。

姬风站在原地,并没有打算离去,他认为,既然与他们两兄弟有交集,那么已经沾染上了因果,如果不解决的话,那么今后不知道会有什么乱子发生。

叹了一口气,姬风説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説完,姬风大手一挥,在空中凝聚出一张巨大的手掌向男子抓去,这一下速度很快,快到男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姬风抓在了手中。

姬风微微一笑説道“我不会伤你,也不是什么地魁宗的人,我就想知道傅森傅林两兄弟的情况,还请你带路!”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新华医院
澧县第三人民医院
成都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菏泽治疗癫痫病医院
山西治疗阴道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