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紫域之巅第二百一十八章愤怒5

发布时间:2020-01-21 18:37:20 编辑:笔名

紫域之巅 第二百一十八章 愤怒 5

乌蛮川确实是为了给冬寒解围,本身就没有打算下死手。

这些人不比〝暗夜〞的那些人。

至少还不到必杀的地步,再说对于乌蛮川这已经是违心的事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冬寒对他有救命之恩,再一个,就是互相的相吸吧,因为就在对付刺虎鲨那时,冬寒也是一人拉开了那种攻城弩,并不是冬寒的力气多么的不得了,是因为当时事出紧急,也可以说那是一股激劲。

靠着逆天的功法,冬寒还是可以舞弄一阵子的。

或许还有取义他们的叮嘱吧,总之就近这段时间而言,他的确是冬寒的助力。

他可以留手,冬寒可不会跟他们客气。就在他们错愕的时候冬寒叉尖划过两人的咽喉,又是把两人化作两具冰体。

神识扫过,倒是看到那边有一位身高体壮的黑衣人,不过他密封的很严实,到底是谁一时间也很难看出来。

不过可以肯定,那人自己不认识。虽然隐隐有些眼熟,可他不出声还是不敢肯定是不是午后那几位其中的一位?

再说那些暗处的武者有不下几十号,是敌是友还真是不好判断。

好在这不难看出来,那里边有想帮自己的人。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没有露面,可这是真切的暗中相助雪中送炭的举动。

冬寒摇手抱拳。

〝嘿嘿,看来你们的名声不怎么好啊!小太爷本就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可就今晚就出现的两位看不惯尔等下作之举的作为,唉!枉费了你们一身的修为了却捞的这般的名声啊!〞

冬寒朗声高宣。

〝小子不才,有愧两位前辈的厚爱。在此先谢过,他日事过小子当为两位前辈奉上佳席醇酿以谢今夜除恶助火加炭之恩!〞

到了这会他们也知道了,刚刚过去的人几乎是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冬寒倒也相信,乌蛮川不会杀了他们,不过至少可以暂时的阻止他们,也可以吓唬一下。

对于乌蛮川的箭羽,有很多人是很清楚的,那可是可以激射〝暗夜〞杀手的利器。

豹目老者这会也是气色难看之极,两次都是即将起效的时候被人破坏,这很明显跟来时的想法不同。

他们也知道这小子有两下子,可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辣手后援在暗处帮忙。

黑夜慢慢,他们也是无处去寻找那暗处的人。

〝再过来两人防护警戒,你们也都过来一起动手。〞

他也算看出来了,在不抓紧办了冬寒,自己这些人不用多久就会被他们这前后夹击给慢慢的耗光了不可。

到了那时,也就不用去想什么银子和好东西了。不能解决这事,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会是个未知数了?

那些剩余的武者这会也都是惊魂未定,可事到临头已经没有了退路可言。

再说大家都是收了银钱的,还有就是本身是三公子的人,可说是逃无可逃。

就在这时一边的夜色下又有五六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向着码头的方向飞纵而来。

他们的身法很熟悉,冬寒仔细一看也就知道了是什么人来了,是杀手的身法,而且大都使用刀剑利器的。

〝呵呵,终于又露面了?没想到你们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啊,可知道你们的出现可能会引起大家的群起而攻的哦?〞

〝你的话太多了,既然来了也就有了准备,你就安心受死吧。〞一个正中的黑衣人说道。

〝口气不小,上一次好像也是这样说的吧?可结果却是出人意外,这一次希望你们不要在食言了。〞

在海面上,那〝暗夜〞前几日离开的大船这会和两艘相差无几的大船呈三角状在海面上极速接近过来。

冬寒心里一紧,这是要决战的节奏啊,好像形势越加的紧急起来了。

冬寒回头看了一眼傻彪。

傻彪〝嘚嘚〞发抖的牙齿和双手一呆滞,似要询问,可当他回头看到海面上那三艘船时,突然的明白起来。

他是漏之鱼,上一次〝暗夜〞已经给了他特殊的〝照顾〞了。

这次再回来他或许会首当其冲的被人家重点照顾,所以,这会他有些紧张。

要是公子无事他到没有顾虑,可这会冬寒也被人家围攻,难以再有余力来化解他的危机了。

心里越冷而沉,他似乎感到了脖子有些冒凉气,就如有一张无形的在劈头罩下,自己已经有些透不过气来。

身损魂消他现在好像并不太惧怕,可,一个人要是刚刚有了希望、还有未完之事,再有他确实放心不下小红妆,对于现在的傻彪来说诸事未完。

虽说同生共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但凡有一点生机,没有人会选择走出那一步的。

眼看着四周人影汇聚,呈包围状的合围过来,陈虾这会也是有些懊恼自己的时运不济。

心中叹然:〝难道真的跟他说的那样,自己的运气不佳,刚刚有一顿饱饭就要再次的挨饿不成?〞

〝难不成,还真要使用那临来之时师父给的那块牌牌吗?师父可说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出示的。还说或许可以救命,也或许引来追杀。〞

他虽然有些稚幼,也没有完全的和冬寒说实话,可有些事能说不能说他还是知道。

〝大叔,你不要紧张,我有秘法你放心就是,我用性命担保你不会有事!〞

〝多谢你的好意,我其实并不是怕死,之是心有不甘而已。想我张俊在得遇公子之前那就是个浑浑噩噩的土鳖小混混,只是刚有挺起脊梁的感觉,就要遭遇灭杀实在是心有惘然,感觉上天不公啊!〞

〝唉,时也命也之子荆。世路多棘劫难不定,如我这般真纯之人也是,时运差到了极点了不是?〞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哥还没有怎么招呢,你们就开始念咒了,真是道心不坚、武心不定的,就连牙语孩童都有不如吗?〞

〝都给我安心待着,这只是迭起的开端而已,这就心有畏惧了,何以破风斩浪海域?〞

因为有了那边暗处的帮助这会那豹目老者没有急着下命令。

他也皱眉〝暗夜〞的出现,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人刻意的安排。

可事到临头,好像已经没有退路。这么大的阵仗过来无非就是要取其性命,夺其宝甲。

但现在看来,人数激增。鹿死谁手就未尝可知了?

这边的人员到齐,他一狠心说道:〝所有人拿出压箱底的招式,争取一鼓作气灭了他,谁要藏私别怪我不讲情面,到时鬼海的报复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给我杀!〞…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朱洙玉
北京熙仁医院地址
安顺癫痫治疗哪里好
杭州白癜风中医院
湖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