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洪荒鼎皇荒龙血

发布时间:2020-01-21 16:01:50 编辑:笔名

洪荒鼎皇 荒龙血

姜凡抬头一望,见天地变幻。

满目的亭台楼,宫廷殿宇,琉璃金瓦灿天穹、殿宇层层镇山河。檐牙高啄、飞桥霁虹。处处仙禽鸣啼鸟、遍地灵根玄妙数,祥彩瑞云绕天阙,天光碧云影天堂。

忽有亿万民众山呼海啸,登高而呼,齐齐跪拜祭礼,联袂成荫、挥汗如雨,焚高香以成霞彩,直冲牛斗。撒礼酒已成长江,滚滚不息,若天河倒挂,声势浩大。

天高云影共徘徊,百界异族其退避。治世之音真惶然,人伦天道共此生。

姜凡顿时呆滞,此场景他并不陌生,乃是人族祭礼之景象,祈福祷告。但即便他生前,作为融魂强者,观至强师部,也没有见过如此盛大之景象,人伦之音响彻百界,异族退却,天地意志共和,治世之礼轮转,无尽纪元相传。

那宫廷殿宇之精美,仿若汇聚无穷人力,无数载人族之智慧,连天蔽日,镇山压河,气运惶然,如日中天。天地意志垂垂,万世不灭。

“难不成,乃是古国国都祭礼,亿万人民共祭?”

姜凡心有猜测,虽然他未去过大周古国国都,但毕竟身前乃是融魂强者,见识非凡。于此蛛丝马迹之间,已有几分判断了。

“这小子到底是和来历,身负怎样的重宝,竟然能够烙印我人族古国国都举族祭礼之盛景?无论是什么,此宝定然逆天,有镇压诸天之力,抵抗区区散魂之雷劫,到不是什么难事。”

姜凡愣了半晌,才逐渐回国神来,苦笑自语道:“想吾姜凡欲寻一大气运者,竟然得来全不负功夫。由此神物在身,此子定是大气运者,当可传承吾封神一脉之法。或许,此子有几分将吾封神一脉,创衍周全,推演的可能也说不一定。”

正暗自思付之间,姜凡眼前古国皇都祭礼盛景消散一空。

姜凡睁眼,恍若隔世。

但眼前也再没有了雷劫,层层劫云也自消散一空,仿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乃是晴空万里,一望无际,鹰击长空之相,无有半点异常。

叫姜凡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虚幻。但他知道,那不是虚幻。

他意志修为,究极天然,又怎么会分不清虚幻现实?

只是那举族祭礼的盛景,则烙印在其脑海之中,久久不散。

“小子,你究极是什么人,身上有着怎么样的秘密?”

姜凡看着依旧昏迷,脸如金纸的林江,不由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远在亿万里之外的一处穹天殿宇之中,一身着浅灰道袍,头戴汉白道冠的老者猛然惊醒。此人身上没有什么骇人气势,但却尽显自然,同其光和其尘,悠然其中,仿若与天地之和。

那殿宇中央,一口青铜鼎正自轻轻震颤,耗光大方,搅动风云,垂下万千玄妙之光、倒影无尽宇宙象。

那老者一惊,然后一喜,身处右手连番掐动,进而大修一挥,一道玉符法旨夺门而出,飘散而开分作三道流光没入层层天阙消散不见。

更有一无名仙山,立仞万万丈,山巅殿宇重楼,披风绕云,接天连日,似广寒天宫,月轮当空,霄汉满星辰、化作银河绕。

期间一殿宇之中,塑有一千丈女子雕像,那女子雕像坐下莲台突方瑞彩。惊扰了坐下打坐的一仙子,那仙子容貌端庄,若广寒真仙。

此女醒悟,柔荑轻挥间,月华为之倾心,化作绕指之柔,与其指尖共舞。

片刻之后,此女喃喃自语道:“爱鼎已出,鼎子将至。星耀西域,九玄为宫。”

“也罢!看来我可以了却此生之愿了,以不枉我苟且偷生,违此天愿苦等一纪元了。不知吾封神一脉,可否于此为世间所敬仰,为人界共认知?”

说罢,姜凡唯有长叹,看着林江的目光之中满是复杂与希翼之色。

而此时的林江不知道,这一次他身受即死之伤,导致体内青铜鼎不得不再次复苏施展神通,抵挡雷劫,已然牵动了许多。

这一切,会给他未来之路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没有人知道。

且说林江收了姜凡自自己的洞天之中摄出的一团元气,虽然姜凡此举引动雷劫加身,但都被神秘莫测的青铜鼎挡下了。

那团元气也自然留在了林江的体内,再次被青铜鼎吸纳。

那口青铜鼎吸纳了那一团元气之后,身上的铜锈终于再次剥落了一点,露出几个不知名的符号,尽透玄妙之痕迹、人伦之气息,惶惶不可违。

青铜鼎一震,再次吐出一团淬炼之后,浓郁如同汞浆的元气。透发着如太阳之芒般的金辉,温暖的光辉普照林江每一寸血肉。

这一团元气晕开,林江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肌肉心生,伤口愈合。

不出几息时间,林江周身的伤势竟然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姜凡在一片看的咋舌不已。

他虽然知道从冬天之中汲取而出的元气,十分的强大,有着不可猜度的能力。但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林江经受了荒龙精血淬炼肉体的强大,生命之强,简直不可思议,直逼淬骨武者。

不过,天地元气也分等级,从洞天之中的直接汲取的天地元气,岂是一般的炼血武者可以笑纳的?

若是换做一般的炼血境武者,莫说借此修复肉身,救活性命了,即使沾染上一丝,也自化为齑粉了。

姜凡之所以敢如此施法,就是知晓林江体内有荒龙精血的存在,还有压制荒龙精血的存在。那存在他虽然不知是何物,但能够镇压荒龙精血,炼血一团洞天元气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围着林江转了一圈,确定林江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周身气息也逐渐平和悠长了起来,也自放下心来。

“只可惜,害汝断了一臂,倒是有些过意不去!”

姜凡看着林江右臂之处的断骨白森森的,不由的眼睛一亮,因为林江断骨竟然不似普通炼血武者应有之象。反而显得颇为致密,透着一层莹润的玉质光泽。

这代表林江肉身体质很强,即使站起无法入骨,但光有精气的滋养也远比一般的武者强了许多了。

如此,也怪不得林江可以在那头独角青犀的攻势之下,承受百钧气力的冲击了。

不过,姜凡并没有对此感到愧疚或是担忧。

武者炼体修行,生命力逐渐超越普通人,开人体之潜能、助长人体寿元生命力。修为越高者,便可激发越是不可思议,超脱常俗的人体血脉潜能、之力。

人族武者修行至淬骨之境,战气入骨,将一身骨骼淬炼为战骨,便可断肢重生。骨骼、经脉、血肉、皮膜,皆可凭借一身气血而新生。

虽然,林江距离淬骨之境还尚有一段时日,但姜凡从来不担心林江无法晋升淬骨之境。

他认为林江能够比他走得更远,拥有更高的成就。不但如此,他甚至已经将林江视为了,继承他封神一脉衣钵,并且能够将其发扬光大的继承人。

“吼――”

而就此此时,林江体内突然传出一阵悲愤、愤怒之极的龙吼声。

一股无匹的劲力自林江体内逸散而出,充满了霸气、荒兽纯阳王气逸散,化作无坚不摧冲击波,一路所过之处,一切在无声无息之间就成为了齑粉。

好在姜凡警觉,刚一察觉到林江体内那股虽然稚嫩、幼小,但却令他颤抖、跪伏的气息时,就远远的掠开了,才逃得一命。

那无形的威严之气以林江为中心,蔓延开百丈方圆,才堪堪停止。

百丈之内,寸草不生、山石不在,光秃秃的一片,极其的平整。纯阳浩大的荒兽气息依旧不散,怨气冲天、怒意裂地,征云平地起、烈风就地生,将林江的身体托起,离地三尺。

整片荒林中寂静了片刻,紧接着便是无尽荒兽齐齐悲鸣,声音颤抖不已,透着臣服与恐惧。

无数荒兽皆感受到了兽中荒龙的气息,感受到了的怒意。惶惶不可终日,四肢瘫软,肝胆欲裂,趴伏在地,久久不敢起身,唯有悲鸣而已。

姜凡站在百丈之外,怔怔的看着林江,就连他都全身颤栗,有种抵挡不住兽王威严、想要拜服的感觉。

若非那是兽王,与其种族不同,血脉不一,气血威压并不十分深重,恐怕姜凡要当场出丑了。

“那是,荒兽王血,竟然又被炼化了一丝么?林江,你体内的到底是何物,为何荒龙王族血脉,竟也无法自保,任由其拿捏,唯有不甘怒吼而已?”

姜凡看着周身流转荒兽王血,闪耀着兽王血脉,刚阳玄奥的光辉的林江,咋舌不已。

只见,林右臂之处,荒龙精血之力汇聚。

林江右臂断骨都被浸透成了金色,在荒龙精血的滋养之下,一顿顿的迅速再生。骨膜、肌肉,也在荒龙精血的滋养之下,丝丝缕缕的缠绕、交织,重生。

并且交织以前更加的强壮,内蕴之力,之气,非同小可。

十堰市白浪经济开发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西乡人民医院
癫痫病医院哪里好
宜昌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唐山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