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新疆风电装机将达2000万千瓦消纳不成问

发布时间:2019-06-14 18:35:54 编辑:笔名

新疆风电装机将达2000万千瓦 消纳不成问题

SMM 讯:当前的风电行业有这样的话:在中国,凡是搞风电的人几乎都来过达坂城。在中国,凡是搞风电的地方,也几乎都有新疆人的身影。

魏春利就是一位达坂城风电的建设者与见证者。

新疆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早于1991年开始筹建风力发电站,1994年建成当时国内的风电场,即达坂城风力发电场。目前,该公司所辖风电场8个,从300千瓦古董级风机,到1500千瓦主流风机共9种机型,是目前国内装机机型多的风电企业。

作为一名从事20年风电工作的新疆风电人,他却对电分布与规划如数家珍,并不像其他同行一样诟病电企业导致并,弃风问题。相反,认为至少在新疆,风电行业发展规划、电发展规划是匹配与协调。

对于新疆风电起了个大早,但并未一直保持前列的现象,他认为,恰恰是发展的节奏合适。

作为龙源电力在新疆风电的带头人,即新疆龙源总经理,魏春利很自信未来新疆风电发展的机遇与前景。

截至2012年12月底,该公司投产装机容量74.43万千瓦,在建项目装机容量49.8万千瓦。预计2013年底,风电总装机容量将有可能突破百万千瓦。

新疆本地工业用电量增加、电输送配套的基础设施加快建立,未来风电发展具有很大空间。魏春利接受本报专访时判断。

十二五全疆风电规划提高

《21世纪》:龙源电力是国内早在新疆开发风电的运营商。目前龙源电力在新疆风电领域状况怎样?发电量的比重是多少?

魏春利:1992年,我们的8台丹麦进口300千瓦风机正式并,标志着达坂城风电场的批机组投入运行。弹指一挥间,新疆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作为专业从事风能开发的新能源企业,走过了22年的历程。在龙源电力加快开发绿色能源、建设大型风电基地的战略构想下,我们积极参与到开发风电的大潮中,立足达坂城,面向全疆各地,先后在博州阿拉山口、塔城老风口、阿勒泰布尔津、哈巴河、哈密巴里坤等区域,投资建设了规模更大的风电场。

截至2012年12月,公司装机容量74.43万千瓦,在建项目装机容量49.8万千瓦,新能源装机容量在全疆。

目前我们在全疆风电发电领域大概是25%。全疆风电装机总量约300万千瓦,我们约为75万瓦,大概25%。到十二五末,我们预计是17%~18%。原来只有我们一家,我们起步的比较早,所以比例比较高。现在在新疆光达坂城一个地区开发风电的就有三十多家企业,所以不可能一直维持一个比例。但我们一直排在,比第二名基本上都高一倍。

《21世纪》:十二五全疆规划的是多少?

魏春利:原来早的时候是一千万,现在实际上估计下来是二千万了。这个具体数据都是动态的。比如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我们也没想到批复这么快。

新疆未出现大规模弃风

《21世纪》:新疆是全国早发展风电的地方,但2005年后其他地区如内蒙、甘肃发展速度远比新疆快。

魏春利:相对于全国风电发展来说,新疆没有那么快。主要的原因是:,尽管新疆地域非常广袤,风力资源也很多,但总体来说,新疆工业基础相对落后,经济总量小。没有消纳能力,没有大的工业基础来支持。第二,新疆也是一个能源基地,煤炭石油和风电都非常丰富。当前煤炭石油价格也非常低,风电价格优势不突出。

《21世纪》:这些制约新疆风电发展问题能够解决?

魏春利:实际上,这些制约因素已经发生了变化。首先,随着国家对新疆发展的政策落实,中央和十几个省市援疆项目落地,一些企业从沿海地区往西部转移。新疆这几年电量的增速非常快,基本上每年增长30%到40%,增强了区域内风电的消纳能力。

第二,风电外送能力也明显增强。新疆目前正在建设两个环的电建设。一个环是沿着乌鲁木齐,往西玛纳斯、石河子,再到昌吉,再回到乌鲁木齐,这是一个小环。第二个小环从乌鲁木齐到达坂城、吐鲁番,吐鲁番转回准东,再回乌鲁木齐,共两个小环。大环电到了马拉斯,继续往西到伊犁,从伊犁翻过天山,到对面的阿克苏,从阿克苏到库尔勒,库尔勒回到吐鲁番,这是一个大环。另一大环是从乌鲁木齐出发,到昌吉、准东,准东到巴里坤,巴里坤到哈密,哈密再转回来。

《21世纪》:近些年,风电发展快的地方不断传出弃风、限电问题。新疆地区情况怎样?

魏春利:新疆风电限电是很少的,没有出现大规模限电问题。今年从四月份开始,新疆就没有限过电。只有季节性、结构性的断电,比如冬季,必须保证供热,热电联产的供热上来,电就上来了,电富余又送不出去,又消纳不了,所以个别时候会限电。去年也就是5%左右弃风。

这说明,新疆自治区政府对整个风电发展的节奏掌握得还是比较好的。毕竟电力和社会经济是同步并行发展的。

新疆的电终上到国,电公司根据它的规划,根据消纳情况、外送电量、每年工业增长,引导大家适度地有序地发展。竞争肯定是需要的,但竞争也需要是良性地竞争。而不能是无序地恶性的竞争。新疆是电公司在引导,分批分次地让每家来生产,包括新疆电公司和新疆发改委,他们基本上都是跟企业协商。我们都参与了几次规划编制。风电期编了七个板块,不同的企业,电公司和发改委一起先编规划。即电源规划、电规划、经济发展的消纳规划先行,然后按着规划来走。

所以,整体看新疆风电,还是比较有序比较良性的,大家都有饭吃。

利润前景看好

《21世纪》:现在风机的安装成本、土地成本比前两年要高,会影响到利润?

魏春利:现在土地和环保费用增加,要分摊变电站成本,但机组价格下降。每千瓦投资在8000到8500元左右。所以,从总的造价来说,变化不是太大,大概在7000到9000元之间,不同的项目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地理条件不同的安装条件,具体的配套设施会造成一些差异。

《21世纪》:龙源在达坂城早2002年的风机还在用,这批风机是不是到了高维修期阶段?

魏春利:是的。当时的机组还都是进口机组。这就涉及到我们的历史使命,当时国家让我们定位为风电的人才基地、技术基地,规模基地。技术基地就是早期风机与配件都是进口,但是三年五年后因为技术进步这些都慢慢被淘汰,也就没人能生产了,我们做了很多国产化机件,用国产的替代,自己做一些维修,我们在国内也制造一些器件以延长机器的寿命。目前,新疆龙源都能够自己来维修这些旧机组,因而能够控制成本。

《21世纪》:从风机发展上看,更大的机组是趋势。新疆龙源会用更大机组?

魏春利:我们主要考虑经济性,先进性和成熟性。在早期实验阶段,我们都是采用的技术,到了产业化阶段,我们要追求稳定,追求电量,要追求回报。我们就要采用一些技术先进,可靠性高,成本相对较低的成熟机组。现在差不多都是1500千瓦的机组。明年我们可能会考虑2500千瓦的,但2500千瓦和3500千瓦现在还不是很成熟。单位造价比1500千瓦的差不多要高一千块钱。这些我们都要考虑到,比如万一电价降了怎么办?

政策调整需要细化

《21世纪》:近年来随着风电技术进步,设备价格骤降,发电成本也有所降低,有人认为电价补贴应有所下调。而且发改委酝酿风电上电价政策调整的风声也在不断传出。怎么应对?

魏春利:电价是国家定价,我们的利润来自于那?来自于管理,管理体系要精简、高效,决策比较快,机型的选择包括资源的选择,政策的把握要好。第二个来自于比较优势。我只要建得比你好,维修成本比你低,维修速度比你快,发电的时间比你长,故障率比你低,那我就比你有优势。

电价是国家来定的,有可能涨也有可能跌,我们要考虑到未来降电价。如果我们的成本比这个行业的平均值低,那么我永远都是盈利。因为国家调价的时候它要考虑整个行业的平均成本、利润、效率。

《21世纪》:从政策支持层面还有那些建议?

魏春利:首先是保持电价的一定持续性。这样有利于稳定预期。同时,调整电价时应该更细,应该比现在的四种标杆电价更细,才能体现不同区域的特征与区别。

癫痫能治好吗
catia二次开发小程序
微店商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