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红桃K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37:10 编辑:笔名

什么地方属于阴阳相隔?医院和医学院。  这个医学院拥有着悠久的历史,校园到处都是苍天古树,枝繁叶茂,反而让人感觉到阴森恐怖,特别是在校园转一圈,背脊就会莫名的出一阵冷汗。  一直以来,关于医学院的种种扑朔迷离的传奇故事总是被人们传得很神乎,让医学院是上空始终被一种神秘感所笼罩。  五一全校放假,研究生女生宿舍四楼第四号寝室只有张雯一个人在,她的室友陈静回家去了。不要看张雯是一个医学研究生,其实她胆子非常小,要不是她父母当年逼她学医,她是不会来到这个医学院的。特别是她的宿舍对面就是学院的解剖实验室,那个地方可以称得上全院恐怖的地方。  都已经深夜了,由于这个医学院临着江边,所以当时学院里到处都是薄雾在弥漫中徐徐穿行。  没有人陪伴,张雯把电脑关后就上床睡觉了,她把脑袋缩在铺盖里,调整了很久的呼吸,才慢慢睡着。  大概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张雯被一阵恶梦惊醒,吓得长了一身汗水。自从她踏入这个学院时,几乎每晚都要做噩梦,而这个噩梦里总会出现一个红桃K的扑克牌,所以,做恶梦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了。  于是,张雯就起床喝了一杯水然后上厕所,当她打开卫生间和把卫生间的灯时,出现在她眼前的一幕把她吓得尖叫一声顿住几秒钟后又大哭大叫捂着脸向宿舍外面跑出去,跑的时候拖鞋都弄掉了也没顾得上再穿了还继续跑。  原来,在她走进卫生间门口时,卫生间地板上出现了一只死人的手躺在一片血泊中,而且手里面我这一张红桃K扑克牌。把头抬起时,对面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头发蓬松,脸部溃烂的自己,那个样子就像电影里面的女鬼。  她的这一声尖叫,把整个楼层的女生和楼层管理员都给惊醒了。大家都跑出来很奇怪的把她围着看着她,而她蹲在她们中间还是把脸捂着,不让任何人看她。  “喂,张雯,你怎么啦?”管理员打着哈欠问她。  “有鬼,我宿舍有鬼。”张雯还是捂着脸抽噎着说。  大家听完后,有的相互笑着,有的窃窃私语,管理员则是一惊,她欲把张雯从地扶起来,可张雯却怎么都不愿意。还是管理员和同学们一起把她强行拉起来。  “啊!不要看我脸,不要看……”她还是抽噎着,情绪非常不稳定。  “你脸怎么啦?”同学们都感到很奇怪的问她。  “不能看,不能看。”她还是在尽力的想摆脱那双同学们拉着的手。  同学们更是感到奇怪了,“你脸没怎么啊。”  “你们别骗我了,我脸已经完了。”她还是哭着,只是没再像刚才那样挣扎了。  同学们在怎么说她都不相信,还是一个同学拿着一把镜子放在她眼前,看到镜子里的脸确实没怎么变化,她都有点吃惊,并且反复的摸着自己的脸,还傻笑了一会儿。情绪稳定后,她把才刚才发生是事一一给管理员说清楚  开始管理员也对此事有点吃惊,但还是鼓足了勇气和同学们要进张雯的宿舍区看看。张雯不敢走前面,跟在同学们的后面。  大家屏住呼吸,畏畏缩缩的走进去,当打开卫生间门后,管理员和同学们却什么都没看见,并没有出现张雯所描绘的血手和扑克牌,并且地板是干干净净的。她们都转过来看了看张雯,张雯却说;“不可能啊,我明明看见的。怎么可能?”  大家都发出一阵笑声,“张雯,你是不是发烧了说胡话?”说完有时一阵笑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了?”张雯还是一脸疑惑,自言自语。  “大家都回去吧。散了散了。”管理员向大家说,然后摸摸张雯的额头,还真有点发烧,“张雯,你还是先回去躺着,明天到医务室去开点退烧药。”  没办法,张雯自己也怀疑刚才所看见的一切的真实性了。那晚,张雯是闭着眼睛没睡。  第二天,张雯拿着饭盒从食堂回来,走到宿舍的走廊上时,听见背后两个女生在相互议论着,“你知道吗?听说我们学校前任校长的死亡原因现在都还没弄清楚。”  “听说了。好像他死的时候手里就拿着一张红桃K。现在他尸体还作为标本放在解剖室里的呢。”  “哐当”!一声,张雯的饭盒突然从手里掉下来。脸色一下变得卡白,一下冲回到宿舍里,慌慌张张的拿出手机给陈静打电话,“喂,陈静,陈静,你快回来好不好。”  “怎么啦?”陈静在电话的另一端说。  “我一时说不清楚,我真的快不行了,我不想一个人呆在宿舍里,求求你快回来吧。”说着又大哭起来。  “可我现在不能回来啊,我妈现在正在医院住院,实在是走不开啊。”  张雯只能挂上电话。在这个城市她又没亲戚可投靠,和同学们关系并不是相处得很好,所以她只能一个人在宿舍里承受那一份不知是否真实的恐惧感。  打开电脑,进入学校的贴吧,一看,又是把她吓一跳。贴吧里全都在讨论昨晚张雯的事和当年校长的死因。于是,张雯一页一页的浏览着。  “听说昨晚女研究生宿舍院闹鬼了。”  “可不是吗?把我都惊醒了。”  “哎呀,医学院闹鬼太正常了。”  “哈哈,鬼都把我们前任校长都吓死了。”  “是不是哦?”  “传说是这样的。”  “我听说过,校长是突然死的,手里当时还拿着一张红桃K的扑克牌,他的尸体现在都还在实验室作为标本放在那儿的。”  “那不是和昨晚那个女生所看见的很像?”  “那卫生间里该不会是校长的手吧。”  “哦?还真有可能。”  “到实验室去看看不就可以了。”  “那红桃K是什么意思?”  “嘿,你也太懂不起了吧,K就是‘杀死’的意思嘛。”  “啊?”  ……  看到同学们七嘴八舌的的讨论,张雯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记得校长的尸体确实在实验室里,可她看见的那个手就是校长的吗?她的心里不止的狂跳起来。于是她以做实验研究的借口借了实验室的钥匙,要到实验室去看看校长的手是否还在。实验室依然是充满甲醛的气味,到处都是人体标本,她调整呼吸,找到校长的标本,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她眼前的是校长的一个手不见了。她的脑袋就在那一刻就像炸掉了一样似的,瘫坐在标本面前一会儿,神志不清,头发蓬松,痴痴的傻笑走出实验室回到宿舍,什么都不干就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了。  半夜,在张雯刚被噩梦惊醒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实验室里面打过来的。她又被一惊,马上喝了一杯水后才接了电话。  “喂?”她声音有点颤抖。  “我的手和红桃K在你那儿吧?”对放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有点阴沉。  “啊……你……是……”她手上的玻璃杯一下掉在地上,碎了。  “你到你卫生间再帮我找找行吗?”对方的声音有点犹若居然还带着点和蔼。  张雯畏畏缩缩的的走进卫生间,可是地板上并没有那晚上的手和红桃K,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当她抬头看挂在墙上的镜子时,里面又出现了那晚看见的自己全部溃烂的脸,但比那晚更吓人,她又想大叫一声,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电话突然被对方挂断了。  张雯把手机放在耳朵上久久不放下来,嘴唇颤抖,就这样坐到天亮。  第二天,学校又是闹翻天了,校长的手不见了,而放假后,只有张雯在实验室管理员拿过钥匙。于是学院推测那就是张雯把手给拿走了,并且还有很多同学说那晚张雯说她见过一个手和一张红桃K的扑克牌,这是不是也太蹊跷了吧。  这个医学院一直都有很多关于校长死的传说,特别是那张红桃K更是传奇,很多人都说校长的死一定和红桃K有关系,K就是Kill的意思,而红桃不就是血吗?很多事是越是迷离而传奇而邪乎。  院方对这件事很重视,于是把张雯叫到办公室问话,来到办公室的她把那些老师都吓一跳。这才两天,张雯一下瘦成皮包骨,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深深的陷下去了,而眼珠就像要掉下来似的,活像一个女鬼。  由于她什么都不说,院方拿她也没办法,只能调出录像资料给她看,可从放假那天起,录像中个人影居然不是张雯,当看在那儿时,张雯都突然都有了精神,她眼睛瞪得很大,反复看了几遍录像中的那个人。  “陈——静?怎么可能?”这是她句话,她感到非常吃惊,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录像中确实可以看见,陈静在录像中出现了两次,是在张雯进入实验室的前后,并且校长的手确实是被她拿走的,而且她还在实验室打过电话。  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录像里呢?不可能啊,她不是放假回家了吗?种种疑问突然涌上心头。  学校陈静在实验室所发生的视为非法盗窃,立即就报了警。可在警察在找到陈静之前,陈静却自己到派出所自首了。  原来,放假后,陈静根本就没回家,所谓的回家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其实这两天她一直躲藏在学校里的。她对张雯所做的一切就是两个字“报复”。  陈静和张雯从小生活的环境都不一样,而张雯在陈静的眼里处处都比她有优势。她们在一起,同学们的目光总是注射在张雯身上,她在张雯面前总是显得很卑微,也非常嫉妒张雯。在宿舍里,张雯总是在她面前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子,经常嘲笑和捉弄她,这些一直就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她一直都有一个想报复张雯的的冲动。  也就是前几天,陈静和男朋友分手了,分手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男朋友的目光总是被张雯给吸引过去。这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认为放假刚刚是一个很好的报复机会。  因为他和张雯是室友,所以她对张雯的生活习惯太了解了。她知道张雯每晚都有做有一个红桃K的恶梦的习惯,并且起床后会先喝一杯提前晾的水然后上厕所。她利用前任校长神秘之死以及种种传说,所以她就到实验室把校长的尸体标本的手给取下来并把一张红桃K在张雯睡后放在卫生间里,还洒了一碗鸡血,还有先后两次给张雯的杯子里放了一种药,那药被服用后就会立刻产生脸部溃烂的效应,但效应只能持续一分多钟就会恢复,她也就是想让张雯自己吓自己,这样更恐怖。  由于陈静拥有天生模仿各种声音的能力,第二次去实验室是想用校长的声音通过那里面的电话给张雯打电话,这样又是一次给张雯的精神打击。在她的心里,只要打击张雯越重她就越开心。只要能达到目的,她就满足了,不在乎将来自己会怎样。但毕竟自己是受过高等教育,始终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所以才决定自首。  哎,医学院的鬼神传说原来并不是很恐怖,属于里面的人与人之间假象和报复才是恐怖的吧。 共 39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并发症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