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诸天仙武 第八十一章 道君?无色九天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8:21 编辑:笔名

诸天仙武 第八十一章 道君?无色九天

凝视着这十分神秘的身影,何恒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道:“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对方神秘一笑,伸出一根食指点了点道:“太过好奇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噢?要知道,对于吾这等存在,即使只是一个名号也是时光长河里的禁忌,有着大因果,汝确定要知道吗?”

在这简单的话语下,何恒陡然没来由的感受到一阵毛骨悚然,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在对方的目光下都是无所遁形,一切秘密都不是秘密。

嗡!

心神一阵轰动,那存于真灵深处的诸天宝鉴在此刻竟也隐隐传出一丝波动,眼前这个神秘的道袍青年,居然能够让这一向神秘至极的至宝产生反应,上一次有这种情况还是在倩女幽魂世界,地府尽头的两个伟岸存在,那是迄今为止,何恒见到的强大能,可怕程度还在玄黄境之上的丹霄道人之上,极有可能是即便在远古事情也是足以称得上大天至强的道君级人物。

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祂难道也是一尊道君?

联系到对方谈起源于玄门天尊的洞神经时平淡的语气,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倒吸了口气,何恒压住心头的震撼,连忙上前摇头道:“这位……前辈,既然您不想告诉晚辈名号,那就算了,只是不知您刚刚为什么要问我那两个问题?”

青年眼里闪过一丝追忆,喃喃道:“不为什么,这只是吾几亿年来打发时间的爱好而已,顺便提携一下后辈的弟子

,当然,也是希望寻得一个正确答案,而汝今天的回答很是不错,让吾下了一个决心,故而吾才会给汝一个机缘的,汝不要多想,以汝的修为,根本不值得吾算计。”

“提携后辈弟子?”何恒抓住了关键,问道:“前辈是太上宫的祖师?只是这几亿年,难道那时候太上宫的祖师就创立了卅三天了?”

几亿年前,那时候大天世界应该处于上古中后期,主导天地的还是仙神两族,人族不过是一个普通种族而已,玄门在那时候居然已经十分鼎盛了,需要卅三天来考验弟子?

“太上宫的祖师?吾的确算是,毕竟这是吾师尊的道统传承。至于这卅三天,它倒是上古之后才建成的,只存在两千多万年。”青年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谁说此地是后来人创立的?”

“不是太上宫祖师创立的,难道卅三天另有来历?”何恒略微一惊。

青年冷笑道:“若是他们创立的,那他们又怎么可能把洞神经留在这里,以为人人都是如吾这般大方的吗?”

何恒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也是,若是卅三天真的是太上宫祖师所创,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把源于三天尊的无上典籍洞神经留在此处,让人来试机缘。这种镇派的典籍,怎么也应该严防死守才对。

那青年又道:“吾之前就说过,无色界九天乃是三清境始玄元之气生成,这卅三天其实也不过是当年三清境的一些碎片衍化而成,吾原本是本体留在三清境的一丝分神,在三清境破碎之后就流落到此了,早在这片空间存在之前,吾就存在了。”

“三清境,那是什么地方?”何恒问道。

“这个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现在汝还是去无色界找洞神经吧。”那青年似是不想多谈,挥手一摆,把何恒丢进无色界,同时喃喃道:“他身上居然有那股气息,有意思,吾大概明白了那‘元始祖劫’了,那就看看吧,谁能踏破一步,登临大罗天。那些胆小鬼怕汝,吾可不怕。”

说话时,祂抬头望向天外,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身影则是缓缓消失。

……

“那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一道分神存此几亿年?这种大神通,当真是一尊存世的道君?”无色界里,何恒心里苦苦回忆着与那神秘青年所说的每一句,以期得到更多的信息。

良久后,他长长的吐出了口气,握紧双拳,眼里带着坚定道:“不管其他了,先试一试这无色界九天的难度再说,还有那九卷洞神经。”

说时,前面出现了一座耸立的石碑,上书“郁单天”。

“这就是无色界天吗……”仔细打量了一下这石碑,何恒又一拳尝试了一下,确认了自己无法暴力摧毁它,只好继续走向前去。

何恒的脚下是一道灰白的小路,布满沙砾,灰尘弥漫,而头顶的是一轮鲜艳的红日,刺眼的光芒笼罩在在只有他一个人行走的路上,把他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

脚步不停,路,没有尽头。

何恒一直那么走下去了,直到头顶的烈日已经落下,一轮皎洁的月牙升起,他亦不曾走到目的地。

这无色界天,仿佛只存在着这条路,再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沉吟了一下,他没有停下休息,而是选择了继续走下去,在这条仿佛无尽的小路上,永远的走下去。

要么走到路的终点,要么死在半途。

很快,太阳再次升起,前方依旧只有那条路,身后也还是路,再无其他。

何恒,他仍在路上。

既然路没有尽,人自然不能停,摆在面前的选择就是……走下去。

目光里无喜无悲,脑海里忘记了一切尘世繁琐,此时此刻,他唯存有一个目标,走到这路的尽头!

不知何时,太阳再次落下,月光洒遍大地,孤寂冰冷的天地,唯见一道孤独行在路上的人影。

路还没有到尽头,人就不能停。

走下去!!

坚持着这一信念,何恒继续前进着。

死寂、冰冷、孤独!

种种早已被他斩去的情绪逐渐涌上心头,消磨着信念,告诉他:只要回头走一步,你就可以离开这里,摆脱这漫无目的的路途。

“乱我心者,杀!”冰冷的一喝,无形的刀光斩杀一切退意,带着坚定不移的一往无前,向着前方走去。

不管能不能走到尽头,起码此刻我已经走在路上,那就绝不能退。

曲靖市中医医院
青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病中医专业医院
长春癫痫病能治好吗
昆明做妇科比较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