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召唤系统第119章约见

发布时间:2020-01-19 17:17:39 编辑:笔名

召唤系统 第119章 约见

酒尽人散,喧嚣的庆功宴就此结束。

随着庆功宴的散去,第六届龙城武比大会经过二十多天的比赛,也圆满的落下帷幕。

在这纷纷扰扰的二十多天中,有如倾世这般籍籍无名的英雄一举夺魁,也有如阿尔法西度那样颇具实力的英雄铩羽而归;有时进这种闲散的英雄鲤鱼跃龙门,也有习东胜那种别有目的英雄喋血当场。

总而言之,这届武比大会在如此纷扰的环境中结束了。

倾世,这个名字在夺得武比大会且列入和榜后,一时之间风云了整个大陆,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

习东胜,这个名字当然也成为有心人的议论对象,这些人俱都在商谈着习东胜是属于哪方势力,是否会率先打破如今大陆的和平局面。

有心人都在念着,“沉寂了十几年的大陆,是否又要起了风云?”

但是这些人没想到的是,将来打破大陆和平局面的是,风云本届武比大会的少年英雄,倾世。

宴后,倾世正想着尽早离去与李寻欢畅谈一番,希望他能与自己同行前往学院,成为自己阵营的一部分。

可这个时候,龙逸的身影又及时的出现在倾世的眼前,而且给倾世带了句话,让倾世听得诧异不已。

“倾兄,我父皇想约你见上一面,不知倾兄你是否得空去一趟?”龙逸与倾世说此话之时,表情也满是疑惑,似乎也是极为意外龙飞为什么要在此刻见倾世。

“龙飞陛下?龙兄你确定没有与我开玩笑?”倾世一头雾水,不知道龙飞是什么意思。

龙逸郑重的点了点头,没有了往日在倾世面前的吊儿郎当的神态。

倾世思忖片刻,觉得去见龙飞也没什么不可。

正好倾世也想看看这以往倾天的跟屁虫,如今变得是怎么英雄了得,权势滔天。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话。

倾世真实的意图是想与龙飞好好聊聊,试探一下龙飞对倾氏一族的态度,也好在今后复仇之事上对龙城帝国有个底。还有一点在倾世心里也是比较重要的,那便是他对嫦娥这个与自己指腹为婚的态度如何。

“何时,何地?”倾世问道。

“你真的决定去吗?倾兄,你难道不怕我父皇会将你强留在龙城,不让你离开?”龙逸见倾世答应的如此爽快,问了一句。

倾世拍着龙逸的肩膀,呵呵一笑道:“龙飞陛下若是如此,龙兄会怎么做呢?”

“我?”龙逸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不可能吧?”

“哪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相信龙飞陛下不会如此待我这个无名小卒的,我刚刚说的只是如果。”倾世双眉微挑,看着龙逸的眼睛说道。

龙逸被倾世深邃的眼眸看的有些不知怎么回答,只是对望了一眼便错开了眼神,露出了极为难看的笑容,凝重的道:“不管如何,我龙逸这辈子都认定你这个兄弟,我一定不会让此事发生的。”

“嗯,我相信你兄弟。”倾世说着主动揽过龙逸的肩膀,与之一起同行。

其实,倾世心里也是有些拿不准龙飞对自己的态度,而且在龙飞知道自己是倾天的亲生儿子后,他又会如何对待自己。

是看在倾天的面子上对自己另眼想看,还是与那些仇家一样先将自己灭杀,或者是不闻不问放任自己成长。

这些,都是个疑问。

但倾世很想知道龙飞的态度,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在内心深处,倾世是不想与龙飞以及龙城帝国为敌。就算是为了龙逸这份兄弟情也好,为了嫦娥这个名义上未过门的女人也罢。也许还有一点,是为了倾天的眼观。

毕竟倾天曾经在布烈山之事上已经看走了眼,倾世不想亲眼见到他在龙飞身上也瞎了眼。

倾世虽说穿越到大陆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现在的他却越来越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与身世,对与倾天的父子情上也逐步认可了。

可能是身体流淌的血脉与血浓水吧。

被倾世如此一说,龙逸的心情也放松下来了。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问道:“倾兄,今夜庆功宴上你怎那么低调,我本来还想看你大杀四方呢。”

“大杀四方,二皇子殿下,你未免也太高看在下了。以我区区铂金五星的实力,今夜在座的哪一个属性修为不比我高,你这不是想看好我大杀四方,而是想坑我吧。”倾世跟龙逸打起了哈哈。

“倾兄,我觉得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低调。这是病,得治。”龙逸也随意的聊道。

“好好好。”倾世附和的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笑笑又问道:“那请问二皇子殿下,您有药吗?”

龙逸听着赶紧甩开了倾世揽着他肩膀的手臂,煞有其事的嚷嚷道:“真有病?那你快离我远点,免得传染于我。”

皇宫宽阔的道路上,二人有说有笑的一路走一路开着玩笑,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今夜的庆功宴上,其实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平静。

明里,阿尔法西度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在庆功宴上一个劲拐弯抹角的与倾世作对,恨不得让倾世丢光脸面才甘心。而倾世只是云淡风轻的回应着,时不时的还呛了阿尔法西度几名,倒没起什么波澜。

暗里,倾世则在思量龙飞那对自己莫名其妙的点头是什么意思,这让他有点坐如针毡的感觉。

这倒并不是说倾世畏惧龙飞,而是想猜透龙飞具体的意思,不喜欢那种被蒙在鼓里任人摆步而已。

在这明里暗里的气氛中,倾世也没什么心思挑战成年组的十大勇士,只是默默的坐在位子上与旁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直到庆功宴结束,倾世都没有离开过位置。

龙飞约见倾世的地方是在一所亭院中,璀璨的灯火映射在湖面,倒射出波光粼粼的光影,使得整座亭院恍若仙境。

“逸儿,你先下去吧。”

龙逸领着倾世见过龙飞后,龙飞便吩咐龙逸先行下去,他要单独与倾世聊聊。

既来之则安之。

等龙逸走后,此时的亭院只剩龙飞与倾世二人。倾世虽说心中不解龙飞召见自己是什么意思,但此刻反而没了多余的心思。只是束手而立,静静的望着眼前的龙飞,显得从容不迫。

龙飞打量着倾世,看着倾世不卑不亢的站立,轻轻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倾小子,你很不错,我很看好你。”

话语中,龙飞并没有称呼自己为朕,而是用我这个人称。

倾世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未点破,只是拱了拱手,回道:“谢陛下的夸奖,小子愧不敢当。”

“哈哈~~”龙飞突然一笑,说道:“年轻人懂得韬光养晦是好事,但过于自谦与低调那就枉为少年一场了。”

“多谢陛下的教诲,小子谨记。”倾世颇为恭敬的回答一声,好像虚心接受了龙飞教诲的样子。

龙飞见倾世表现出这副谦恭的样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身子转向波光粼粼的湖面,若有深意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何会约你在此处见面吗?”

“小子不知,还请陛下赐教。”倾世的话语还是那么谦恭,没有丝毫做作。

“我曾经也年少过,但我并没有你这番的才华与天赋。只是当时我运气比较好,遇上了对我一生极为重要的人。此人不仅有恩于我,而且还对我诸多教导,这才有了如今风光的龙飞。”龙飞仿佛是在说故事一般,低声的喃喃着。

倾世并没有打断,但心里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龙飞未理会倾世的想法,继续道:“我的一生起起落落,如今有了这般名气可以说完全是拜那人所赐。可是……”

说到这里,龙飞叹了口气。

“命运弄人,我是成长起来了,而且威名震慑整个大陆。可我的良师益友、恩人却与世长辞,不经让人感叹事世无常,往事如风啊。”龙飞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但由于背着身倾世并没有看见。

听着龙飞与自己说得这些,倾世自然能够猜到龙飞口中说的是谁。

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与龙飞摊牌,虽然龙飞极有可能已有所怀疑。

龙飞转回身来细细的看着倾世,淡淡的说道:“此处,便是我次见到那人之地。所以,我才与你在此见面,现在你可懂得了?”

开封市妇产医院怎么样
秦皇岛市精神卫生中心
重庆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上饶治疗卵巢炎医院
甘肃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