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逆天龙尊第1207章妖踪甫现

发布时间:2020-01-20 05:49:45 编辑:笔名

逆天龙尊 第1207章:妖踪甫现

秦霜愕然片刻,倒没想到这一层残酷的幕后真相,想想也是,谁愿意一辈子做奴隶呢?他在五行大陆时,便经常听到“逃奴”这个字眼,如今亲眼看到这座封魔殿的矿山深处,群奴非人的苦役生涯,真的是能逃拼死也要逃出去,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封魔殿居然用这种残酷无比的手段,进行奴隶淘汰,来杜绝可能的奴隶暴乱……

越往下,看到的矿奴越多,每一个都挥汗如雨,在炽热的高温下推着一辆辆的矿石独轮车,要不是神界的奴隶,体质强韧的话,这般环境下高强度的劳累,恐怕谁都撑不下去,而不时还能看到一队队的监工弟子,在主要陡坡形状的矿道中不断的巡逻着,饿狼般的眸子,看到谁想偷懒,劈头便是一顿鞭子……

“哇……”好几个想偷会儿懒,歇一歇的矿奴,被一顿乱鞭活活打死,监工弟子拖起死尸,便抛下深邃的废弃矿井之内了,简直不把奴隶的命当命看,给人一种命贱不如草的凄惨感觉。

终于,飞掠到深邃无比的地下矿底,秦霜游目四顾,就看到无数矿道,宛如密密麻麻的蜘蛛,简直四通八达,延伸向不同的矿洞深处。

一队百人数量的监工弟子,正在啃着香喷喷的鸡腿,大快朵颐,一见大群高级弟子降临下来,吓得慌忙藏起鸡腿,擦了擦油嘴,跑上前来拜见。

“哪条矿道是通向开采王级中品矿石的矿脉?指给我看……”一个易容奴隶,大刺刺的插着腰,颐指气使。

“是,回师兄您的话,这条,这条,这条……还有那十多条,都是延伸到中品矿脉的地下通道……”一个机灵点的监工弟子,慌忙上前讨好,随手指了二三十条矿道。让秦霜心头暗喜,看来这王级中品矿石,蕴含量还不小。

“走,过去看看!”秦霜也不废话,带着那群易容奴隶便飞向其中的一条较宽矿道,沿途他早就看明白了,越宽的矿道。说明开采量越大,为了方便进出。因此拓宽矿道。

“滚开,没看到高级师兄们大驾光临吗?”几个监工弟子,忙头前带路,一顿鞭子抽的眼神呆滞,机械傀儡般推着矿车迎面走来的一群矿奴满脸是血,吓得众矿奴慌忙让路。

但秦霜敏锐的感觉到,矿奴深处,有气息较强的神奴,视线中蕴藏的极度恨意。显然,很多一般的矿奴早就麻木习惯了,但一些修为较强的矿奴,却一直渴望着反抗,改变这种非人的奴隶命运。

秦霜并非是前来解救这些奴隶的,他不是救世主,他还在追求更强神境的路上。孜孜不倦的追求着,他只是把这座九号矿上,当做他掌控的能量仓库,因此并没有去发声制止这些如狼似虎的监工弟子的行为,甚至他还必须得维持这种局面,免得爆发大规模暴乱。惊动封魔殿,派来更强的镇压高手,识破他暗中掌握这座矿山的种种遮眼法……

不过,在继续掌握这座矿山的过程中,如果有机会改变一下紧张的主奴关系,他倒是不介意改善一下奴隶们劳作的环境,这一点他觉得自己还是能做到的。不过。很多奴隶,本身也是杀人越货的小偷盗贼,不乏江洋大盗,就算把这些奴隶全部释放出去,让他们获得自由,他们一转身,照样会掠夺其他神民,成为属于他们的奴隶……

因为奴隶,在整个神界,都是一种司空见惯的风气,现象,一时发善心,改变一隅之地奴隶的命运,奴隶们获得自由之后,为了积攒属于自己的财富,同样会压榨其他神民当他们的奴隶的……

这就像是一个死循环,奴隶渴望改变自身被任意欺凌压榨的命运,可是当他们获得自由之后,一转身,便成为奴役他人的大恶霸。

这就是风靡混沌神界的太古法则,弱肉强食,要想彻底改变这种现场,除非打破这道古老的法则,创立一道新的,更公平的法则,不然,谁也休想改变这种弱肉强食的死循环。

传说混沌大爆时代的佛界,曾有慈悲心的大佛,发下渡化世间恶神为善神的大愿,以他惊人的佛道神力,镇压无数神魔,成为他座下弟子,镇压得无数神魔不得作恶。可是,镇压海量神魔不得为恶,需要消耗那尊大佛无穷的佛能,当他生命垂危之时,无数被镇压的不能作恶的神魔,都狞笑起来,说:你寿元将尽,你的道已经到了末法时期,我们将穿上你的袈裟,以你嫡传弟子的名义,混入你创建的佛寺之中,破坏你的佛法,曲解你的经典,违反你拟定的戒律,让你生时坚持的道,在我们手中彻底土崩瓦解,还让无数善良的世人都咒骂你是个大骗子……

大佛闻言,已经无力杀死镇压一世,如今原形毕露的神魔了,不由得流下两行热泪。当他殁后,果然礼崩乐坏,群魔伪作大佛传人,终把一方清净乐土,变成了欢喜道场,无数善良的混沌佛民,不得不逃窜到其他混沌界面,谋求一条生路……

所谓世道人心,人心难测!后人每当听到这段混沌神话,都不得不长叹一声:善人难做,只因佛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当群魔被镇压的不敢作恶时,他们老老实实,甚至做下无数的善行,博取大佛的一笑。可是,当大佛镇压不住群魔时,曾经的恶心,便再度发作,大佛开创的一方净土,成为一个传说!

秦霜思忖之间,已经飞到矿洞深处,赫然便看到厚厚的矿石层下,弥漫着滚滚如沸的王级气息,可惜无数神奴体质太弱,谁都不敢吸收炼化,还必须苦苦抗拒那股更强能量的渗透侵蚀,免得承受不住被迫爆体。因为神奴们普遍修为低,高阶王能岂是他们能吸收的,敢利用的?对他们来说,王级能量气息,不亚于剧毒砒霜,不然会放心让他们在此地开采挖掘?

“啊啊啊,救命,救命啊……”

秦霜刚停下来。忽听一线挖掘区,好几个被王级气息渗透入体的神奴,凄厉的惨叫起来,吓得四周无数矿奴仓皇远离避开,蓬的一声大响,一个个惨叫的神奴,被撑得当场爆体。像是一颗颗大炸弹似的,血肉喷溅如暴雨。

当他们死后。无数矿奴聚拢过去,踩着他们的血肉,继续挥汗如雨的挖掘起来,一块块沉重无比的原矿石被专门炼制的工具切割下来,宛如一块块的西瓜大小,被两个神奴拼尽全力抬了起来,一步一顿,缓缓的搬运着……

整个开采一线,大约有二三十万的奴隶。忙碌的跟勤劳的蚂蚁似的,不时还会出现爆体身亡的凄惨景象,但奴隶们早就司空见惯,一听见谁凄厉惨叫,便及时避开,爆体死后,便回去重新忙碌……

如此循环不休。保证每日的矿石开采量。当然,运送上去之后,会有专门的炼制场地,把无数杂质繁多的原矿,炼制成一块块的纯净矿石,。才送到仓库之中,堆积起来,等着对外出售。

“黄子羽,滚过来,拜见洞主府的师兄们!”四个头前开路的监工弟子,朝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大吼一声。顿时一道精廋强壮的奴隶头子,便飞掠出来,他大约有四阶初期的修为,一双眼睛长期在地下生活,宛如两颗亮晶晶的狼的眼球似的,蓝的跟鬼火似的,瘆人无比。

“小奴黄子羽,拜见各位洞主府的大爷!”那奴隶头子黄子羽,一掠过来,便双膝一软,纳头便拜。

秦霜并不出头,自有一个易容奴隶,大模大样的走上前去,威风凛凛的训斥了几句,便挥手命他退下,其实他们来只是一个掩饰,真正要来的是秦霜,而他们都不知道秦霜来此地是何目的,只好走到哪儿都训斥到哪儿,帮秦霜遮掩。

“你们四个,回到岗位上吧,我们下来,也就到处看看,现场监督一下你们的工作情况。”赶走那个黄子羽,那易容奴隶冲四个监工弟子一挥手,又开始撵他们了。

“是!”四个弟子忙躬身退下,心头都暗暗转动着念头,难道嫌上个月送的礼薄,来挑刺儿来了?奶奶的,瘤龙杜寒越来越黑了,看来这个月的月例孝敬,还得再加一些……

秦霜站在那十个易容奴隶之中,神念一动,渗透向地下,就感觉一股庞大的阻隔气息,让他的神念都不能渗透太深,只能在窥探地下十多米的矿层情况,他的脑海中,能清晰的感应到,一条厚厚的王级矿脉,横亘在大地深处,恐怕还能支持开采数百年的规模,这让他暗暗欢喜……

哗啦啦……

突然,挖掘一线,某个地方,出现了矿石塌陷的巨大响声,很多奴隶都惊叫起来:

“不好了,此地怎么出现一个地下通道?”

“坏了,有敌人潜入矿脉了……”

“快躲开,敌人要现身了……”

惊呼声中,轰隆一声气流爆炸的巨响,一股强大的能量,震碎大片原矿,雨点般的尘雾碎石,激射的众多奴隶踉跄站不稳,满头满脸都是血,惊呼声更大,群奴纷纷转身朝安全地带逃窜着。

秦霜双目一凝,谁有能力,潜入矿脉呀?以他的精神能量,都无法渗透到二十米以下的地下矿层,说明王级矿脉坚固无比,除非真正的神王,才能撕裂矿脉,钻入其中,吸收炼化浓稠的能量气流,难道突然杀出一个王级大能不成?

“救命,救命啊……”

一条数十米长的猩红带子,突然从尘雾中闪烁出来,一下卷起数十个仓皇逃命的奴隶身子,缩了回去,咔嚓咔嚓的咀嚼声浪,瘆人头皮的响了起来,那神秘的潜入之地,竟然大刺刺的当场吃起活人来了。

“好大的胆子,谁敢潜入我九号矿山,滚出来……”秦霜厉喝一声,大袖一挥,一股狂暴的气流,蓬的便震散尘雾,顿时,露出一头庞大巨蟒,却头生两根漆黑犄角,浑身黑色鳞片密密麻麻覆盖全身,生长着粗壮而有力四肢的怪物来,刚才就是它射出长长的舌头,卷住奴隶,卷入嘴里大嚼,他的嘴角还有两股血沫子喷泉般的伴随着他咀嚼之势流淌不绝呢。

“蜥龙族的妖物?这怎么可能,蜥龙族不该潜入矿山的啊……”一个易容奴隶失声惊呼了起来,显然他是亲眼见过蜥龙族的怪物的。

“小子,你敢骂我,你死定了,从你骂我的那一刻起,谁也救不了你了……”那头狰狞的蜥龙,脊背之上,生长着一排剑脊般的尖锐骨刺,特别的瘆人生猛,咆哮一声,前爪一按大地,轰的飞了起来,朝着秦霜便是一口烈焰大火,喷了出来……

所过处,手当其冲的一批奴隶,连惨叫之声都来不及叫出,便被烧成一蓬蓬的灰烬,洒落地上。

“是吗?”秦霜冷笑一声,身形一晃,骤然赤手空拳,便扑向那头气势汹汹的喷火蜥龙,他根本不惧那喷出来的火流,护体神罡骤然保护住神体,利箭般的冲破火流,一拳便凶狠无比的打向那头蜥龙的下巴……

秦霜故意在出拳之时,把他的力量气息,压制在一般神修的四重初期,立刻便让那头傲慢的蜥龙怪物,产生了误判,它是一头四重后期的蜥龙高手,狞笑着,一爪便闪电般的轰击向他的那只拳头……

“给本龙去死!”

庞大的矿洞空间,传出蜥龙狂傲自大的吼声。

一句话刚说出来,秦霜更强的神力气息,火山爆发般的喷溢出来,他的拳头,宛如开山一般,崩的一声,便重重的轰击在那只撕抓而下的蜥龙之爪上,只听得一声愤怒的惨叫,那头蜥龙被秦霜一拳,打爆一只右爪,他沉重的混血龙躯,都被打得当场飞了起来,一头撞到了高高的矿顶之上,爆出一声钝响,霍的摔落下来。

“连环踢!”

秦霜倏地跃起,双脚连环,可怕的神罡,疯狂的透过脚尖,轰入蜥龙的腹部深处,踢得那头傲慢的蜥龙大口喷血,就像不断凭空降下一蓬蓬血雨似的,咚咚咚咚……一连便是七十二脚,把那头蜥龙活活的踢到洞顶之上,腹内脏器骨骼全都踢爆……

蓬!

随着秦霜收脚滑落下去,那头喷血不止的蜥龙,像是一颗坠落的陨石也似,沉重无比的摔落在坚硬的矿层之上,他愤怒的咆哮一声,强大的四阶生命精气闪电般充盈妖体,破碎处以令人发指的速度,急速修补生长出来。

“你还想挣扎?别做梦了!”秦霜一脚便重重的踩在巨大的蜥龙头上,踩得他巨大的头颅,嵌入一层矿石之中,疼得他嗷嗷狂叫,可是,一股骇人的神能,被秦霜籍着一踩之势,轰入其体,镇压得他不能动弹。

无数奴隶,都被这个高级弟子的可怕力量,惊呆了,谁都没想到,今天降临一线矿洞的这个高级弟子,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幸亏没有异动,不然立刻就会被镇压。下场跟那头悲催的蜥龙一模一样。

“说,你是怎么突破护山大阵的禁制,潜入地下矿层的?”秦霜冰冷的声音,在那头凶焰收敛,明显老实多了的蜥龙头顶响了起来。这一点是他关心的,刚提醒他要警惕蜥龙族掀起的攻击妖潮,他还专门吩咐要严防死守,转眼间便看到一头蜥龙潜入进来,这还得了?

不问清的话,后患无穷。说不定某个时刻,矿洞深处,便会杀出无数可怕的蜥龙妖物!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济南在做人流要多少钱
北京前海医院专家号
贵阳癫痫病研究所
北京什么医院治妇科
玉林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