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山东被扎女婴父母尚不知舅妈自杀从未怀疑身

2018-11-01 11:29:25

山东被扎女婴父母尚不知舅妈自杀 从未怀疑身边亲属

◥28日下午,得知子萱体内的针全部被拔出,子萱奶奶悲喜交加。本报王尚磊摄

范光生推着小子萱走出手术室。通讯员杨建军摄

28日下午,高唐县清平镇刘庄村,在地里收红薯的子萱的爷爷奶奶接到儿子的,得知孙女体内的钢针已全部被取出,老人激动不已,不出意外,一周后小子萱又能回到他们身边了。

老两口前一天刚去子萱的姥爷姥姥家探望。自从子萱舅妈刘洪云服毒自杀,被警方列为针扎子萱的重大嫌疑人后,子萱姥爷姥姥一家受到双重打击,陷入了极度悲痛。

这也让这起恶性伤害案件更加扑朔迷离。在律师看来,即便是子萱舅妈实施的伤害,也罪不至死,到底是什么让她走上了不归路?

守着电视等子萱手术的消息

28日晚饭时分,子萱的爷爷奶奶才从地里回来,并接回了放学的子萱姐姐。祖孙三人的晚饭很简单:米汤就着馒头,碗里一点菜,还有点儿鸡蛋。

饭后,子萱爷爷打开电视,不断地切换频道,找到孙女在医院治疗的画面后,老两口死死地盯着屏幕。

“心里不是个滋味,孩子遭这么大的罪。”看到电视里医生讲如何一步步为子萱取针,老两口忍不住哭出声来。子萱爷爷从屋里挪到院子里,弯着腰偷偷抹眼泪,子萱奶奶由于胃病,放声大哭让她接连呕吐了三次。

卖粮给孙女治病筹钱,被媒体追着问这问那……这段日子,老两口的生活一下子被打乱,并承受了巨大压力。

而自从子萱舅妈服毒自杀,被列为重大作案嫌疑人后,子萱姥爷姥姥一家陷入到更大的悲痛。一边是外甥女被针扎,一边是儿媳妇服毒自杀,清白莫辩。邻居告诉,老两口这几天难过得吃不下饭,一直由亲属照顾着。

而村民们在得知小子萱体内的钢针被取出后,除了心疼子萱的遭遇,更为子萱舅妈的离世感到痛惜。

不相信是舅妈伤害了子萱

远在北京的范光生夫妇至今都不知道子萱舅妈自杀一事。

24日,媒体爆出子萱的奶奶前一天被警方带走调查,由此引发众多猜测,认为奶奶可能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伤害子萱的嫌疑。从媒体口中得知这一消息,一向忠厚老实的范光生大发脾气,表示根本不可能。他始终没有怀疑过身边的亲属。

24日下午,子萱奶奶第二次被派出所民警带走调查。但另一个“爆炸性”消息让所有候在派出所门口的都转换了“阵地”:子萱26岁的舅妈刘洪云在家中吞服农药自杀,2小时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人们又开始怀疑子萱舅妈。有媒体把所有精力放在搜寻她可能跟针扎女婴事件相关的蛛丝马迹上。一段刘洪云自杀前接受采访的视频被多次转发,有媒体一字一句地把视频变成文字,甚至连刘洪云接受采访时低了一下头的细节都特意做了突出。这“引导”更多的人把矛头直指子萱舅妈。

有媒体向范光生核实,他反应是“不可能”,更不相信子萱舅妈自杀了。打询问子萱奶奶后,他才相信上的消息都是“假”的,而他不知道,这是大家对他撒了善意的谎言。

他还不知道的是,就在25日,高唐县发布消息称刘洪云有重大作案嫌疑。后来有人向他打听子萱舅妈的信息,范光生依旧毫不吝惜地说舅妈的好,“子萱的姐姐今年9岁,经常去舅舅家串门,舅妈老给她做些好吃的。”在他印象中,舅妈人那么好,不可能伤害子萱。

“警方可以推断舅妈是重大嫌疑人”

一位多年从事刑事侦探工作的老民警告诉,从当地警方的行动分析,在22日对刘洪云的询问中,民警应该并没有发现直接的证据证明刘有重大作案嫌疑,否则警方也不会放其回家。但刘洪云自杀加大了她的可疑度,如果其他嫌疑人都能排除作案可能,从理论上说,警方可以大胆推断她就是重大嫌疑人。

许多友提出为何没有及时对刘洪云采取措施,比如安排民警监控,以便阻止其自杀的悲剧。毕竟,在刘洪云自杀前不到一个小时,还有众多媒体在她家中,她选择趁公公外出送客的空隙服毒,也只有半小时时间。

对此,前述民警说,办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在确定一个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前,不能随便采取措施,“不然就侵犯人权了”。

还有人把刘洪云自杀归咎于舆论压力。在事件之初,就有媒体刨根究底,试图找出谁是真凶,还联系到山西挖男童双眼案等恶性伤害儿童事件,字里行间把读者引向对其亲属,如奶奶的怀疑。

中山大学公共传播系教授张洁指出,报道应该保持客观中立,在警方公布确认凶手前就在舆论上做出“审判”,明显会影响公众对事件的判断,有悖伦理。

谁是刘洪云?

而刘洪云,这个26岁的农村妇女,几乎没有给留下深刻的印象,只记得她怀里抱着一个比子萱还小的女儿。

根据村民介绍,刘洪云是家中独女,结婚后与公婆住在一起,育有二女,大女儿今年3岁,小女儿9个月大。

“百分百不是她干的,她特别善良,跟谁都挺好的,也没吵过,也没闹过,希望警察尽快破案证明她的清白……”刘洪云自杀后,面对媒体,亲戚朋友均称,刘洪云为人老实。

而回看媒体对此事的关注,不论是对于子萱奶奶的怀疑,还是对其舅妈的怀疑,也并非毫无事实基础。

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警方人士透露,根据接警后时间的摸排情况,在小子萱出生时的一份约为1000元的礼金上,子萱舅妈与家人存有认识差异,这让刘洪云在轮排查后就被视为嫌疑人,因为除了对这1000元礼金的认识差异,其他人均未发现“作案动机”。

只不过警方一直没提供更多信息,也未回应媒体的猜测。

而当地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村民们对媒体越来越不满,甚至在拦下一辆车送刘洪云抢救时,一看是媒体的车,坚决拒绝乘坐。

山东京鲁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光虎认为,即使证明刘洪云是针扎子萱的凶手,她也罪不至死。

但刘洪云还是以极端的方式结束了生命,不论是不是凶手,她都不能再为自己辩解。畏罪自杀还是畏言寻死,待案情进一步公开。

原标题:山东被扎女婴父母尚不知舅妈自杀从未怀疑身边亲属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北京租车价格
美原油期货开户条件
宁波柯力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