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仗剑万里 百九十六章 穆氏表演法则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3:30 编辑:笔名

仗剑万里 百九十六章 穆氏表演法则

三山城寨,议事大厅。

穆凡开门见山道:“内奸呢?”

温茂低着头说道:“人没抓到。”

穆凡轻笑一声,笑声不小也不大,刚好让大厅内的所有人听到。

“你们需要穆家的庇护,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他摇头道。

温茂忙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没能抓到内奸。”

穆凡无奈道:“那我也尽力了,我尽力给你们机会,你们好像不太稀罕。”

“大人!”温茂的情绪有些激动,脖子上的筋凸起,“这三天内,我们一直在调查,可是真的查不出。”

“我做事得以穆家的利益为先,你们中有叛徒,今日没抓住,以后也难抓住。不知哪天再出卖你们一次,还得连累我,连累穆家!”穆凡说着说着,皱起眉头。入戏太深,哪怕有面具,他仍然坚持一个演员的职业素养。

旁边的老伯说道:“大人,能否再宽限几日?”

穆凡笑道:“我怕你们倒打一耙。”

“何解?”温茂疑惑道。

石浦急忙说道:“大人可是怕我们急病乱投医,对地下兵甲交易场所下手?”

“正是!”

石浦摆手道:“这不可能的,朝廷不会放过我们的。”

穆凡笑道:“据我所知,你们的高太守正在和朝廷的人见面吧。”

石浦一时语塞,他深呼吸两下,说道:“实不相瞒,高太守的确在和朝廷的人见面,我们明里口口声声说回旋的余地,但大家都清楚,已经不可能了,高太守此举是为了断了所有人的念想。”

穆凡道:“我喜欢你这种说真话的人,继续说。”

石浦看了眼温茂,又看了眼老伯,说道:“昨天的谈判,我并不在场,还是让大当家、老伯爷跟你说吧。”

穆凡转过头,示意温茂接着说。

温茂道:“昨天大家商议对策,有人提议造反,然而光凭洁州,造反等于自寻死路。”

“这话不假。”穆凡应道。

温茂无奈道:“我们没有办法了,要么求穆家庇护,要么造反。不选择这两条,选择和朝廷合作,等于自寻死路。”

老伯叹道:“我们一直为穆家做事,很乐意投靠穆家。那些官吏对背叛朝廷总有些抵触,想让他们接受,得给他们一点时间。”

“你们想过没?穆家可以庇护你们,不惜和朝廷对抗,但内奸的事必须解决!”穆凡不松口。

他将吞并洁州说的特别好听,好像穆家为此作出了天大的牺牲。

温茂单膝跪地,“还请大人宽限几天时间。”

“再给你们两日。”穆凡放松了一点期限。

朝廷来人,穆凡不宜逼得太紧。在他看来,内奸的事本就子虚乌有,是穆家放出的消息,温茂他们怎么抓也抓不到。

另一边,太守府内,一场会面正在进行。

高宁满脸堆笑,没了昔日的冷静,“魏公公,陛下那边怎么说?”

“你犯了大罪!”魏公公尖细的公鸭嗓听起来特别刺耳,加上他声音大,简直要穿破耳膜。

高宁忙跪倒在地,他早就断了念想,今日会面更多是稳住朝廷。

他心中有定策,不过并没有和别人说。投靠穆家已是必然,但投靠后能得到多少是个大问题。

像现在这般,匆匆忙忙的投靠,能得到的东西有限。准备成分,与穆家好好谈判,才能得到更多利益。这需要他先稳住朝廷,争取更多时间。

魏公公看着地上趴着的高宁,“你呀你,干什么不好,拿那么多晶石,脖子上有多少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高宁心道:“说的比唱的好听,好像你没拿一样。”

魏公公叹道:“陛下念你做了多年洁州太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功劳朝廷会赏,但罪责也必须惩罚。”

高宁立即说道:“这是自然,全凭陛下发落。”

“陛下真是太过仁善,他不准备要了你的命,但是你必须做一件事。”

高宁忙问道:“什么事?”

魏公公逐字逐句道:“帮助陛下抓住穆家在洁州的人,算是将功补过,事成之后,太守的位置还是你的。”

“臣遵旨。”

魏公公又道:“哦,这件事别乱说,乃是陛下口谕。”

高宁连连点头,心里却道:“好个如意算盘,只有口谕,没有任何证据,随便赖账。”

魏公公笑道:“咱家会跟陛下多说几句好话,你快快和大臣们商议对策。”

高宁立即站起来,递过去一枚储物戒指,笑道:“谢过公公。”

魏公公将戒指收了,笑了笑,转身离去。

“公公千万帮我转达,臣一定会协助陛下抓住洁州内的穆家贼子。”

魏公公招了招手,并未回话。

待魏公公人走远了,高宁啐了一口,默道:“死阉狗,早晚有一天我要活剐了你!”

骂完了,正事依旧得做。

高宁不怕皇帝严厉惩罚,这种将功赎罪是恐怖,他绝无活命的可能。

此刻皇帝不抓他,多半是为了稳住洁州。与他想稳住朝廷,获得时间相同,只怕朝廷也想稳住他,调兵过来,防止洁州出乱子。

高宁是个务实的人,没机会的事他不会争取,白白耗费时间而已。

他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时不时唉声叹气,魏公公刚刚催过了,他得拿出行动。

过了好一阵子,他一拳头砸到旁边的墙上,接着走出屋子,高呼道:“去把郡守们都叫来。”

这事瞒不过从朝廷过来的魏公公,听闻高宁召集了那么多人,他随即凑了过去。

魏公公此行为了稳住洁州,就像一个探子,侦查洁州官场的举动,防止洁州投敌之后,朝廷还一无所知。

大堂内,人们陆陆续续的到来。

魏公公坐在一旁,宦官不得干政,眼下事急从权,不得干政也得干一把。

高太守坐到首位,指着魏公公,对众人说道:“这位是当朝的魏公公。”

众人起身问候。

魏公公却不还礼,皱眉问道:“南皮、阳山、新叶三城的郡守呢?”

高宁心里一惊,暗道失策,表面上装作没听到,继续说道:“我们今天议怎么对付穆家。”

其他人纷纷应和。

魏公公突然道:“等人来齐了,再商议也不迟啊!”

他看了眼堂下,又道:“有没有人派人去通知他们?”

魏公公意识到不对,放缓语速,笑问道:“既然是商议要事,怎么能少了几位郡守呢?”

高宁侧过脸,“魏公公有所不知,我们事先便商议过对付穆家,我怀疑那几个人早就投敌,便将他们抓住了。”

上海市普陀区眼病牙病防治所
高陵县妇幼保健院
成都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杭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太原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