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学生帮扶山西残障孩子

发布时间:2020-07-03 18:17:59 编辑:笔名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学生帮扶山西残障孩子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学生帮扶山西残障孩子

2011年10月24日 09:30 来源:中国教育—中国教育报

爱心微博圆了孩子 花房梦

浙江工大之江学院学生帮扶山西残障孩子的故事

■本报 朱振岳 通讯员 董勇 戴佳

10月初,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花儿基金的发起人苏家铭和学弟学妹们一起,又一次来到了7月份来过的山西省原平市楼板寨西庄村。

上一次,他们带着四处募集到的钱,为收养16个残障孩子的陈天文一家修缮已经破旧不堪的旧屋。

这一次,他们又带来了凝聚大家爱心的 花儿基金 ,他们要为16个残障孩子搬新家,一个500多平方米、拥有多个房间两个院子的 花房 。

在志愿者和当地的帮助下,陈天文和16个孩子终于欢天喜地搬进了朝思暮想的新家,连接着浙江和山西的 花房梦 终成现实。

心中暗暗许下一个承诺

远隔千里,苏家铭与陈天文一家的相识,还要从前年说起。

2009年9月,浙江工大之江学院广电专业学生苏家铭在上偶然看到,一对60多岁的山西农民夫妻20多年来收养了39名残障儿童,便萌发深度了解这个家庭的想法。在与导师商量之后,2010年春节,他和同伴登上了开往山西的火车,开始拍摄纪录片《花儿那里去了》。那年他刚刚大三。

到了山西以后,他看见的是这样一幅景象:陈氏夫妇 整天围着孩子们转 ,孩子们吃的食物,由夫妇俩种地解决。到了晚上,这些孩子大的26岁,小的只有1岁左右,全部躺在一张炕上。

他们夫妇养活30多个孩子,生活非常艰苦,民政局每个月只给每个小孩200元资助,连奶粉钱都不够啊。 苏家铭这样说道。

这个春节15天的相处,让苏家铭和陈天文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孩子是很可爱的。 苏家铭说, 尽管孩子们都有残障疾病,一开始你可能会不太适应,有时候他们会从地上捡东西吃,有时候会把擦过鼻涕的小手伸向你。 但是每个孩子都能让他感动。

爱民才4岁,是个兔唇的孩子,苏家铭特别喜欢他, 每天早上7点,他就跑到我们房间门口叫: 都都(叔叔),吃饭吃饭。

苏家铭在心中暗暗许下一个承诺:我一定要帮助他们。陈天文想给孩子换个新家,苏家铭一直都记在心里。

微博上开出爱的花朵

从山西回来以后,陈天文一家就成了苏家铭的牵挂。

今年5月初,他接到了陈天文的,说是近山西下起了大暴雨,本来就破烂不堪的屋子开始漏雨,孩子们的 避难所 已经避不了难了!

怎么办? 苏家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他想到了微博,想到用络媒介的方式向更多的人求助。

5月18日,苏家铭注册了 花儿基金 爱心活动的微博,并发布了条求助信息: 一对农民夫妇,22年收养39个畸形儿,如今已60高龄的陈氏夫妇一直抚养着这些被抛弃的生命 去年,我用摄像机记录下了他们,今天陈大叔告诉我,近下雨,家里四处漏雨,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希望有好心人帮他们度过难关。

微博很快有了回应。 喜讯:即将收到笔善款,来自杭州的屈静静打给我说要捐1000元,我决定开一个账户,并把所有收到的钱都列一份明细,一同交给大叔大妈。

他的 花儿 有了笔爱心捐款。接下来,又有了第二笔、第三笔

在此期间,苏家铭在山西省原平市楼板寨西庄村拍的纪录片《花儿那里去了》获得了2011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节单元的影片奖。(下转第二版)颁奖典礼上,苏家铭说: 希望通过我的镜头,帮助这些可爱的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些弱势群体。 同时,他宣布将自己在电影节获得的所有奖金捐给 花儿基金 ,纪录片奖加上短片奖,总额约23036元。

慢慢地, 花儿基金 收到的捐赠突破10万元、20万元。钱不少,但每一笔苏家铭都记得清清楚楚:小的捐款者是一个8岁的小朋友,叫张嘉诺,他的钱全部来自于平常做家务劳动所得;多的一笔捐款来自浙江工业大学的崔涌老师,他捐了1万元;还有一位叫冯雷的外来务工者,来杭3年了,他真诚地捐出了100元,还连说 不要嫌少 。

这样的人和事还有很多,其实我想说的是再小的力量都是支持,花儿就是要靠这些 微力量 来浇灌成长,真的很谢谢他们。 苏家铭的脸上露出了真诚而感激的笑容。

爱的接力棒在延续

22岁的苏家铭并不是一个人在 战斗 。如今,在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有更多的学弟学妹们加入到苏家铭的爱心队伍中。陈钧、刘鸿邑、都是之江学院大一的学生,他们现在都成了 花儿基金 工作人员的主力,更新微博、负责联络,他们默默地为山西的孩子们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7月,在之江学院团委的支持下,苏家铭和学弟学妹们组成社会实践小分队同赴山西,带着爱心人士捐赠的钱,帮助陈天文一家修缮房屋、购买生活必需品,改善孩子们的生活环境。

到了9月份,媒体对苏家铭的 花儿基金 进行报道后,社会的捐款也越来越多。到9月14日,爱心捐款总额已经达到26.6万元,这个时候,苏家铭想到,这么多钱,已经够帮陈大叔换个新房子了。为了专心做好换房的事,他又暂停了捐款。

10月初,在当地有关部门的帮助下,苏家铭和 花儿基金 的团员们再次来到山西,帮陈大叔物色到合适的住所,乔迁新居,这才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现在,孩子们除了医疗问题以外,还有孩子们的上学问题,现在只有两个孩子在上学。还有就是他们的心理问题,他们在村里经常被人指指点点,以前爱民被叫成是 豁嘴 ,而偶偶则经常被同村的其他孩子追着打,他们在村子里没有朋友。 苏家铭眉头紧锁,对孩子们的现状仍然很担忧。

我希望更多的慈善之士能加入我们,去帮助这些孩子们。 苏家铭说。

《中国教育报》2011年10月23日第1版


长春白癜病医院
云浮治疗白斑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费用
吕梁白癜风治疗费用
茂名治疗白斑病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