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纽约春拍中国买家成黑马买家捡漏故事曝光

发布时间:2019-06-08 09:22:00 编辑:笔名
月经总是提前乳房胀痛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月经过多如何补血

刚刚结束的纽约苏富比和佳士得春拍可以用“完胜”一词来形容:无论是人气、成交比率,还是成交价格,这两场拍卖都比2012年好多了,如有一件北宋定窑刻莲花纹盌竟拍出了223万美元的高价。“好多东西都买不到。”中国藏家马德光说,他本想出价200万美元买下佳士得一件乾隆青花九耳尊,却终因其他买家叫价330万美元而放弃,“加上佣金约400万美元”。有业内人士称,中国买家是这两场拍卖会的“中坚力量”。

焦点一

成交价高藏家难追锤

“古代书画部分跟2012年比质量还不错,但好东西确实少了;瓷器杂项的整体品质也还不错。”马德光对于纽约两场拍卖的拍品品质颇为认可,“而且无论是人气、成交比率和成交价格,2013年这两场都比2012年好多了,艺术品市场明显回暖。”

在这两场拍卖会中,马德光关注的5件拍品,都拍出了高价。书画包括一件苏富比的582号书法,估价为30万美元,结果以193万美元成交;唐岱《仿关仝溪山雪霁手卷》终拍出300多万美元的高价,而此前的估价不过40万~60万美元;张大千的《镜湖涵碧》是他的目标之一,出价达40万~50万美元,但有买家叫价110多万美元,他终没有追高。被他看好的要数清乾隆御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青玉玺,成交价为290万美元。另外,马德光对佳士得的乾隆青花九耳尊很感兴趣,出价至200万美元,但因为有买家与他争夺到330万美元,所以他没有坚持:“加上佣金约400万美元,不过能拍出这个价格也不奇怪,东西太少有了。”

全程参与了两场拍卖会的瓷器行家陈连勇也认为,这次的拍卖结果与预想的差不多:“虽然买家比去年高峰时略少,但实际成交价格并不低,特别是佳士得图录封面那件乾隆青花九耳尊,估价才30万~50万美元,落槌却达到330万美元,应该是瓷器成交价中的一件。家具中的黄花梨条案,估价150万~200万美元,落槌800万美元,也是比较令人侧目的结果。”这两场拍卖更加坚定了他一贯的后市判断:“整体市场稳定,精品还能出高价,普通品价格一般,成交比例有所下降,处于整理阶段中。”

不过,久经沙场的陈连勇认为,这次的表现仅仅是“正常水平”,而不是“状态”,因为没有非买不可的东西。他自己只买到一件雍正柠檬黄瓷碗,估价2万~3万美元,终以17万美元买到:“是公道的国际市场价格。”

焦点二

中国买家成主流势不可挡

“在纽约停留了几天,和很多中国买家相遇,发现很多人都没买到想买的东西,空手而归。”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在拍卖周尾声时到达纽约,发现四处都可以碰到中国藏家和行家。

“这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他不由感叹几年前到纽约看拍卖,大多数中国面孔的买家都是香港和台湾的行家,内地买家非常少见,“而现在无论是纽约或伦敦的拍卖会上,都有很多内地买家,特别是一些我们还不熟悉的新买家尤为活跃。”这对艺术品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个好的信号,“尽管艺术品市场出现了调整,价格有所回落,成交萎缩了,但买家的热情并没有减,还是不断有新人在入市。”

“该买的人还在买。”在此之前,行内有“日本藏家歇手不买货”的观点,而陈连勇并不赞同,“欧美、日本、中国的买家都在买。”譬如本次苏富比推出的六朝陶俑、定窑等绝大多数被日本的行家买回去了,而且出价比市场价高出三五倍,其中下手“狠”的是东京的古董商,买入的东西包括不少日本藏家的旧藏。尽管如此,行家们还是不得不承认,市场的买家还是中国人。“即使是委托的也以中国买家为主。”一个买家透露,“现场就可以看到负责中国片区的业务人员忙于接听和应价。”

有市场人士认为,中国买家成为纽约拍卖周的“中坚力量”,应该是受到欧美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但董国强并不认同此观点:“西方艺术品市场衰败是不大可能的,因为他们对艺术的热爱,以及传承下来的收藏传统,不会单纯因为经济原因就摧毁了市场。而且人的文化水平越高、欣赏水平越高,对艺术的忠诚度也越高。”

他认为这次拍卖以中国人为主,与拍品本身多为中国艺术品有关,其次也受中国经济状况好于西方的影响,“这种现象并非开始于今年,而是从近三四年前就开始有这样的迹象,而现在这种趋势已不可逆转。”

焦点三

纽约拍场再现中国“黑马”

如果说,每一季的拍卖会都会出现一匹“黑马”,那本次纽约拍卖周的黑马,当仁不让地属于“北宋定窑刻莲花纹盌”。在拍卖会上估价仅为20万~30万美元的这件北宋定窑拍品,终以223万美元成交,本已是个令人震撼的消息。而随后被挖掘出的“捡漏”故事,更是令世人对其充满兴趣。

2007年,一位纽约居民在旧货市场以3美元淘来一个“中国旧瓷碗”,之后就一直摆放在家中的客厅里。近才想起来试试水,看看价格有多高,被来自伦敦的艺术品收藏家艾施纳兹以天价买走。

陈连勇亲历了这件定窑拍品的整个拍卖过程。据他描述,现场有日本行家委托竞价,主要是两个买家一起争夺,从20万美元一路追到185万美元落槌。这个价格令在场的买家们出乎意料,因为在同场拍卖中还有另外一件定窑,是日本旧藏,其刻工、纹饰都颇佳,陈连勇也参与了竞拍,叫价30万美元,其后认为这个价格超过了心理预期而没有再追高,终这件拍品以45万美元落槌。

“与后面拍出185万美元的定窑相比,前一件实在太便宜了。其实高价那件定窑的刻工虽然更好,但上手可以看到釉光并没前一件好。”所以在拍卖前,陈连勇认为后一件20万美元的估价并不便宜。不过,对于伦敦大行家来说,这件定窑肯定有其“过人之处”,“因为他一直在买贵的东西。”

尽管很多人对于这件定窑“以3美元在旧货市场淘到”的说法不敢相信,但是陈连勇却认为这种故事其实随时会发生,并不稀奇。而董国强认为美国很多车库拍卖的故事是可信的,东西也是值的,只是这样的故事会让一些人做起淘宝梦来。不过,陈连勇认为定窑的整体行情不会因此而一下子拉高,因为定窑的量相对较大,而且多为普品,高端的少见。“虽然跟很多天价比,223万美元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定窑这样的碗来说,这个价格已经是天价了,是谁也没有料到的。”董国强认为,这个现象符合行内对市场一贯的判断,即认为老窑会逐渐被市场接受,也说明了市场的收藏审美正在提高。

业内分析

纽约拍卖对中国艺术品市场利好

在这场“纽约亚洲艺术周”中,佳士得推出8场亚洲艺术品拍卖会,包括中国水墨艺术、中国陶瓷、中国鼻烟壶、中国黄花梨、中国玉石等专场拍卖会。苏富比的5场拍卖会包括中国陶瓷、中国古代绘画、中国当代绘画等。除此之外,邦瀚斯的3场拍卖包括中国书画的专题拍卖,纽约道尔以及爱嘉福也分别举办了专题拍卖。据媒体报道这个拍卖周的成交额超出了预期:“原先估计上周为期四天的拍卖活动交易额在7500万美元至1.05亿美元之间,但数件拍品竞争激烈,使终成交价高出预估价十倍之多。”

与此同时,举行的展览也引得来自中国的客人们流连忘返。“拍卖和展览之间是互相促进的。”一个广州行家告诉笔者,“买家也想趁机在拍卖间隙到处看看展览,有的就是冲着展览来的,到拍卖行是为了感受一下现场。”

不过这种热闹景象并非年年都有。旅日画家陈贵平几乎每年都会参加纽约的亚洲艺术周,发现前两年的情况就很萧条:“艺术也跟经济挂钩,当经济不好的时候,展览上很少看到机构的踪影,参展商以个人画家居多。去年、前年的情况和经济好的时候完全是两码事,会场规模、选址都和辉煌时代的情景有较大差距。”

中国买家群聚的纽约拍卖周完结,是否会给即将拉开帷幕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季带来影响?马德光认为,这等于给了一剂市场回暖的“强心针”:“大家都关注着国际市场,现在纽约开槌,肯定能起到风向标的作用。况且国内刚结束的嘉德四季拍得很好,所以今年肯定好于2012年。”

董国强则认为,纽约的拍品整体规模不大、质量不太高,特别是跟香港春拍比规模上还有一定差距,所以不能完全作为行内的参考:“能给中国艺术品市场带来乐观的信号,但算不上是风向标。”

杨可涵告別式定于8月4日 家人不收奠仪
圣诞将至 护好胃肠快乐吃大餐
2016应用心理学专业大学排名